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王妃他富可敌国,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免费阅读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
    几?位说?书先生一听顾砚书这话,便连忙打起了精神。

    其实这已经不?是顾砚书第一次找他们来谈话了。

    自从他们来到厉王府之后,厉王妃便找他们谈过了几?次话,每一次都会让他们交上新的话本开头。

    然而每一次,厉王妃都会挑出一些毛病来。

    要不?是用词不?够简练,要不?就是说?他们的描述不?够直白?,然后便让他们拿回?去重新写?。

    简简单单一个开头,几?位说?书先生便不?知道已经改过了多少次了。

    今日听到顾砚书又让他们来书房里谈话,几?位说?书先生心中自然很是紧张。

    然而刚刚在看?到顾砚书给账房增加月例的大方举动之后,说?书先生们心中紧张的同时,又多了几?分期待:

    若是他们也好好帮厉王妃做事,是不?是也能得到赏钱?

    就在几?位说?书先生们心中这样思索的时候,那边顾砚书便给了他们一个肯定的评价:

    “几?位先生这次给我的话本我都已经看?过了,这一次先生们都做的不?错,至少在这造词遣句上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

    一听这话,几?位说?书先生脸上的表情顿时轻松了不?少。

    要知道这还是这几?天来,第一次从顾砚书口中听到了这样类似于夸奖的评价。

    然而还不?等说?书先生们将脸上的表情完全放松下?来,顾砚书便已经话锋一转:

    “虽然几?位先生在用词上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但是这个话本的情节,却过于枯燥老套了一些。”

    好在经过这几?日的锤炼,几?个说?书先生都已经能够坦然接受来自顾砚书的批评了,现下?也很是熟练地开口询问:

    “那王妃的意思是?”

    “自然是需要先生们将这个故事情节,再设置地跌宕起伏一些。”

    顾砚书说?着,随手从桌上抽出了其中一本,翻看?大致看?了看?之后,便开始举例子了:

    “比如说?柳叶先生这一本,写?的是商家?小姐负心郎的故事,先生开头写?到了这穷困书生得到了商家?小姐的资助,得以?从名师学习,最后成功金榜题名。”

    “但是

    在高?中之后,这书生却隐瞒已婚事实,并且抛弃了糟糠,重新迎娶了上官之女,这之后的情节,柳叶先生准备如何安排?”

    顾砚书虽然提出了问题,却没有给柳叶先生说?话的机会,便自顾自地向下?猜了下?去:

    “恐怕先生是想写?这糟糠之妻在丈夫久久未归之后察觉到不?对,无?奈之下?上京寻找,却发现这书生早已娇妻在怀,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接受,最后这书生左拥右抱,共享齐人之福?”

    “亦或是这糟糠之妻是个烈性的,不?肯接受这个事实,与这书生大闹了一番,最后愤然离去。于是这书生便选择休弃糟糠,然后便与这新妻子和和美美,白?头偕老?”

    不?怪顾砚书会猜想出这番剧情出来。

    是在是在承恩侯爵府养病的那十几?天时间中,顾砚书看?的那些话本几?乎都是这样的剧情。

    类似于这样的故事,顾砚书只稍稍看?个开头,闭着眼睛就能猜到结尾。

    果?然,在顾砚书说?完之后,柳叶先生先是惊讶,而后才点了点头:

    “王妃猜的没错。”

    顾砚书将那话本往桌上一放,双手一摊:

    “柳叶先生你看?,我看?的话本还不?算多,都能猜出先生接下?来想要写?什?么,那些经常听话本子的看?们,会猜不?出来?”

    “应……应该能吧?”

    柳叶先生虽然不?想点头,但也不?得不?承认顾砚书说?的的确是事实。

    因为被看?猜出接下?来情节这种事,早就已经在柳叶先生说?书的时候发生过了。

    顾砚书可不?管柳叶先生现在是什?么心情,又向其抛去了一个无?比扎心的问题:

    “先生觉得,看?们会对这种一听就能猜到结尾的故事感?兴趣吗?”

    “不?会。”已经被打击地有些麻木的柳叶先生直接摇了摇头。

    顾砚书前?面说?了那么多,自然不?仅仅是为了打击说?书先生:

    “所?以?啊,先生在情节上,就需要设置地跌宕起伏一些,让看?们听起来觉得出乎意料,自然也就能够吸引更多的人了。”

    柳叶先生自然知道顾砚书说?的有道理,但思索了半晌,却发现不?知道

    该如何破局。

    无?奈之下?,柳叶先生只能选择向顾砚书求助:

    “就是不?知这情节应当如何设置才能出乎人意料,还望王妃解惑?”

    “这个嘛,也很简单,只需要反其道而行便可了。”

    既然柳叶先生诚心诚意地发文了,顾砚书自然没有解答的道理:

    “比如你现在所?写?的这个商家?小姐负心郎的故事,可以?换一种视角,从这商家?小姐的角度来写?。”

    “这样一来,前?面这部分可以?保留,但是后面的部分,就需要修改修改了。”

    “比如可以?写?这商家?小姐久久没有等到丈夫归家?,察觉异常后上京寻找,发现负心郎这无?耻至极的行为之后,心中虽然大感?伤心之下?果?断选择与这书生和离。”

    “而后这小姐便要求这书生归还高?中之前?,读书所?用的所?有钱财,并且向他的上官揭露这书生的无?耻嘴脸。”

    “拿到钱财之后,这小姐便可以?直接将这负心郎给抛到脑后,接手自己家?的商铺,好好经营打理家?中产业,并将家?中产业发扬壮大。”

    “至于这负心郎的新妻子,在发现这负心郎做过的所?有事后,也选择与其和离,两人和离之后,这上官因为这负心郎人品问题,断了他的升迁路。”

    “最后这负心郎发现升迁无?望后,又想要去寻求商家?小姐的原谅,结果?却被商家?小姐给打了出去,最后穷困潦倒,孤独终生。”

    顾砚书说?到后面,是越说?越顺畅,甚至就连茶水也顾不?上喝了,直接将几?个主角的结局给安排了个妥妥当当:

    “至于那商家?小姐以?及那位上官之女,自然是能够找到自己属于自己的如意郎君,与其白?头偕老,恩爱一生。”

    柳叶先生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随口一问,居然真的能够得到顾砚书的回?答。

    不?得不?说?,顾砚书说?的这个故事,无?论是从切入点还是后续情节发展,都足够出乎说?书先生的意料,也的确达到了顾砚书口中“跌宕起伏”的感?觉。

    甚至听完之后,说?书先生心中还有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莫名其妙的舒爽感?。

    但一想

    到接下?来的故事要按照顾砚书所?说?的这样写?,柳叶先生的脸上便出现了一丝为难:

    “这……”

    “怎么?”顾砚书眉头微挑起,示意柳叶先生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说?。

    “王妃这情节安排好是好,就是有些,有些……”

    柳叶先生说?着说?着,就消了音,似乎是不?知道改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

    倒是一直坐在一旁的秦灏没有那么多顾忌,直接接着柳叶先生的话说?了下?去:

    “皇嫂说?的故事确实有趣,就是惊世骇俗了一些。”

    “没错!这女子怎么能够轻易与丈夫和离呢?”

    既然五皇子都已经把这话说?了出来,柳叶先生脸上的表情也就不?那么为难了,直接说?出了心中所?想。

    顾砚书从末世而来,早就已经习惯了男女平等的思维,想也不?想便反问了回?去:

    “按照先生原本的安排,这书生在得到妻子的资助之后考取了功名都能抛妻另娶,甚至左拥右抱共享齐人之福。这妻子怎么就不?能选择与之和离呢?”

    “这……”

    这个问题,也直接将柳叶先生给堵了个哑口无?言。

    原本柳叶先生想说?,这女子怎么能够与男子相提并论,然而在看?到顾砚书此时的眼神时,柳叶先生这句话却堵在了嗓子眼,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没错,负心的书生在抛弃了对自己有恩的糟糠之后都能平步青云,共享齐人之福。

    这糟糠之妻凭什?么就不?能够选择与之和离了呢?

    柳叶先生没话说?了,顾砚书便满意了,挥了挥手,便直接将这件事给定了下?来:

    “既然先生也说?不?出来原因,那接下?来的情节便按照我刚刚说?的写?就是了。”

    “可若是真这样写?了,恐怕不?会有人喜欢听。”

    柳叶先生依旧选择垂死挣扎一番,试图让顾砚书改变主意。

    然而顾砚书却没有如同柳叶先生所?想的那样收回?成命:

    “喜不?喜欢的,不?是先生说?了算,先生只管先写?出来便是,其余的事,就不?需要先生操心了。”

    顾砚书都这样说?了,柳叶先生还能说?什?么?

    自然只能点头应是,哭

    丧着一张脸将这件事给答应了下?来。

    解决完了柳叶先生,顾砚书又拿起了桌上另外的话本子,给其他几?个说?书先生进行了一番写?作指导。

    什?么黄金三?章,什?么先抑后扬,还有什?么开篇小高?潮,以?及一些出乎人意料的反转,直接把几?个说?书先生给说?的一愣一愣的。

    几?个说?书先生在听完顾砚书这一番话之后,也终于知道顾砚书为什?么会觉得他们所?写?出来的话本子枯燥乏味,情节老套了。

    毕竟与顾砚书举例的几?个故事相比,他们的话本子的确是,不?值一提。

    给最后一位说?书先生做完写?作指导,帮他安排好了接下?来的情节之后,顾砚书那叫一个口干舌燥。

    直接端起桌上的茶杯将其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后,才开口询问:

    “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吗?”

    “没有了。”几?个说?书先生连忙摇了摇头。

    刚刚顾砚书都已经将接下?来要写?什?么都给他们说?了个明明白?白?,若是再有问题,倒显得他们无?能了。

    “既然没有问题,那就都下?去吧,在下?个月中旬之前?将话本子写?完交给我。”

    顾砚书微微在心中计算了一下?,这几?个先生第一个故事都不?要写?太长,二十几?万字便足够了。

    他已经做好了情节上的安排,几?位先生只需要把故事叙述出来便可,现在是中旬,到下?个月中旬,一个月的时间,应该绰绰有余。

    而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顾砚书还要寻思着怎么把自己嫁妆中的那两件茶馆好好捯饬捯饬。

    否则到时候这说?书先生有了,话本子有了,没有场地给几?个说?书先生发挥,岂不?尴尬?

    “是。”

    果?然,几?个先生的脸上都没有露出任何为难的表情,一口便应答了下?来。

    虽然顾砚书给的时间并不?紧迫,但也算不?上宽裕,几?位先生应答下?来后,便连忙转身离开了书房,看?那模样,便知道应该是赶工去了。

    “三?皇嫂……”

    几?位说?书先生离开后,秦灏终于忍不?住,叫了顾砚书一声。

    “嗯。”已经处理完所?有正事的顾

    砚书抬头,看?向了秦灏。

    “你刚刚说?的那个故事……”秦灏略有些犹豫地开口。

    “哪个故事?”

    刚刚在书房的一共有四个说?书先生,顾砚书在进行写?作指导的时候一口气便说?了五个故事,顾砚书还真不?知道秦灏现在指的到底是哪一个。

    “就是那个……商家?小姐负心郎的故事。”

    秦灏刚刚一直在想这个故事的情节,还真没仔细听顾砚书后来说?了什?么:

    “你真的觉得那商家?小姐应该同那书生和离?”

    “自然,这种白?眼狼,不?和离难道还要留着过年?也不?怕以?后被利用的连个渣也不?剩。”

    顾砚书想也没想便给了答案,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满是不?屑,显然是对那书生的做法很是看?不?上的。

    谁知道秦灏一听这话,脸上的表情则变得更加奇怪了。

    一般来说?,文人的文字或多或少都会表达着书写?之人内心的真实想法。

    现在顾砚书如此坦然且坚决地认为那商家?小姐应当同那书生和离,还给那书生安排了一个穷困潦倒孤苦终生的结局,让秦灏很难不?在心中多想:

    “万一以?后三?皇兄做了什?么对不?起三?皇嫂的事,那……”

    然而秦灏这边才想到这个问题,下?一刻便听到了秦戮的声音:

    “五皇弟多虑了,你三?皇嫂不?是商家?千金,本王也不?是那穷困潦倒的负心书生。”

    这个时候,秦灏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竟然下?意识将心中所?想给说?了出来。

    而在秦戮给他回?答的同时,顾砚书看?向他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奇怪。

    看?着此时顾砚书似笑非笑的双眼,秦灏只觉得心底一凉。

    就在秦灏在脑海中开始搜寻说?辞,想要替自己辩解一番的时候,白?术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一直在书房外伺候的白?术此时匆匆从门?外走了进来,在顾砚书面前?站定,表情略微有些严肃:

    “少爷,出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顾砚书:这本书读作《商家小姐负心郎》写作《追妻火葬场还追不上》!

    秦戮:王妃放心,本王一定对你一心一意绝无二心!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23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含若55瓶;欣悦、是言泽呀10瓶;全天下最帅的小花、嘟嘟不想当处狗3瓶;45173830、劫安1瓶;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