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王妃他富可敌国,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免费阅读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到?厉王府,秦灏就直奔后院而去?。

    刚进门,就看到?了正在用?早膳的顾砚书和?秦戮。

    天齐上朝的时间?本就比较早,为了不在早朝的中途出现什么状况,在上朝之?前几乎所?有人都不会用?膳,最多也就吃点小吃垫吧一下,秦灏自然也不意外。

    早上没有用?膳,又在早朝上折腾了这么大一通,现在看到?满桌子的食物,腹中的饥饿感?就愈发明显了。

    索性秦灏也不是会不好意思的人,直接让兴仁给他添了一双碗筷,便在桌子上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同秦戮还有顾砚书一起用?起了早膳。

    顾砚书和?秦戮对于秦灏这丝毫不见外的举动也丝毫不介意,等到?秦灏吃的差不多了,顾砚书才?开口询问:

    “今日早朝顺利吗?”

    “顺利,这可太顺利了!”

    一听到?这话,秦灏一下就来?了精神,当?即也顾不上碗中还剩下的那两口食物了。

    筷子一放,便开始绘声绘色地向顾砚书和?秦戮描述起了今日早朝上发生的事。

    或许是为了达到?故事效果的最佳性,秦灏甚至还不忘向其中加入一些自己的见解。

    说到?后面散朝之?后秦晟的表现,秦灏甚至还不忘感?慨一番:

    “可惜三皇兄是没有看到?,当?时大皇兄那个脸色啊,简直精彩极了!五颜六色地跟幅画儿似的!哈哈哈哈……”

    秦灏说着说着,又想到?了秦晟离开的时候脸上一副想要发火又不知道该怎么发火的憋屈样。

    一时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你不去?说书,还真是可惜了。”

    秦戮对秦灏这幅笑得毫无形象的模样有些微微的嫌弃,稍稍向后动了动。

    “说书哪有上朝有意思?”

    秦灏完全没有将秦戮的嘲讽放在心上,微微摆了摆手之?后,又扭头看向了坐在一旁的顾砚书:

    “三皇嫂你是会未卜先?知吗?不然你是怎么知道今天大皇兄准备在这件事上面做文?章的?”

    没错,今天秦灏之?所?以会在早朝上去?替秦戮请罪,完全都是因为听从了顾砚书的吩咐。

    昨日顾砚书便说秦晟多半会在赌局这件事上

    做文?章。

    然后还告诉秦戮,若是不想因为这件事被大皇子秦晟给压上一头,就需要今天主动去?向皇上提起这件事。

    当?时秦灏还当?顾砚书是小题大做,根本没有必要。

    最后还是秦戮说小心无大错,让秦灏今日听从顾砚书的安排。

    结果今天一上朝,秦灏一看秦晟那个模样就知道他在心里憋着坏水呢。

    后来?再一看郑耀光前后反口的表现,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

    现在一想到?早朝上发生的种?种?,秦灏可以说是对顾砚书佩服的五体投地。

    就连此时看着顾砚书的眼神,也比往常明亮了许多,眼睛里面的崇拜都快化为实质溢出来?了。

    谁知道顾砚书在对上秦灏求知若渴的眼神后,先?是微微沉默了片刻,然后给了秦灏一个莫名的眼神:

    “这种?事还需要未卜先?知?不是随便想想就能知道的吗?”

    旁的不说,顾砚书只?需要代入一下自己,就能将秦晟的心思给猜个八.九不离十。

    毕竟谁若是在他的赌场里面不费吹灰之?力地赢走了一大笔钱走,他也会想方设法地找补回来?。

    秦灏:???

    我怀疑你在对我的头脑进行侮辱,我甚至还掌握了证据!

    最后还是秦戮对自己弟弟这幅满头雾水的蠢样子看不下去?,微微提点了一句:

    “那长乐赌坊的钱,最后可都是要给秦晟的。”

    “对啊,我差点给忘了!难怪他今天会气成那个样子!活该!”

    秦灏也不是真的蠢笨,只?不过是平时懒得仔细去?动脑子。

    现在一听到?秦戮的提醒,也想通了其中的关窍,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但弄懂了这件事,秦灏却还有另外一件事没有弄懂:

    “那皇嫂是怎么知道父皇会问我哪些问题的呢?”

    从朝臣们的反应便不难看出,秦灏平日里很少上朝,所?以对朝堂之?上的弯弯绕绕自然也不了解。

    但今日秦灏却能够对秦渊的问题对答如流。

    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些问题的答案,顾砚书早在昨日便已经交给他了。

    天知道早上在秦渊的口中听到?那些熟悉的问题的时候,秦灏心中都在想什么。

    “只?要在考虑问题的时候想

    的全面一些,总能猜中一点,不是还有一些皇上没有问到?的吗?”

    这个问题,顾砚书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他总不能说这都是从上辈子应付那些乱七八糟的记者?的过程中总结出来?的经验吧?

    最后干脆随便找了一个勉强能够说的过去?的理由。

    而秦灏也不疑有他。

    因为昨日顾砚书的确让他准备了不少问题的答案,而其中的确有不少父皇没有询问的内容。

    解决了心中的两个疑问后,秦灏就只?剩下了最后一件没有想通的事:

    “那三皇嫂是怎么知道父皇不会要这笔钱的呢?”

    是的,将这笔钱捐出去?这个决定,也是顾砚书提出来?的。

    昨日秦灏听到?顾砚书的这个决定的时候,就有些不乐意。

    毕竟秦戮和?兵部紧巴巴过了这么些年,好不容易现在得了一笔钱看着马上就要有点好日过了。

    顾砚书却说要将这笔钱交出去?,这让秦灏怎么能够接受?

    只?是后来?听到?顾砚书信誓旦旦地保证,皇上不会收下这笔钱,而三皇兄也让他照做之?后,秦灏这才?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下来?。

    答应了是答应了,秦灏心中还是对顾砚书的保证持怀疑态度。

    毕竟没有人比他们这些从小便在皇宫中长大的皇子们更加了解国库的现状了。

    直到?今天听到?父皇亲口说出不会接受这笔钱财的时候,秦灏才?彻底相?信,顾砚书昨日的保证并不是无的放矢。

    “这个嘛……”

    谁知道一直表现地十分胸有成竹的顾砚书此时脸上却出现了一丝松动,就连语气也变得不如往常那样坚定了:

    “其实这个我也不是非常确定。”

    “什么?”

    秦灏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顿时大感?意外。

    就连坐在一旁的秦戮,也向顾砚书投去?了一个疑惑的目光。

    “我只?知道,只?要你说出这笔钱其实是我赢来?的,王爷此前并不知情,皇上便有七成的可能性,不会接受。”

    事情现在已经结束了,顾砚书自然也就可以说实话了。

    他又不是什么神机妙算的神算子,怎么可能事事都算的准确?

    昨日之?所?以

    会信誓旦旦给秦灏保证,无非是怕秦灏今天舍不得说捐钱的话罢了:

    “至于剩下的那三成,便是在赌了,赌皇上不会接受。”

    “那万一赌输了呢?”

    秦灏简直快被顾砚书的大胆给惊呆了,三成,这个可能性已经不低了。

    谁知道顾砚书却只?是轻轻瞄了秦灏一眼,颇有些无谓地回答:

    “若是赌输了,将这笔钱交出去?便是了。”

    “什么?”秦灏脸上的惊讶不减反增,甚至觉得是自己听错了,“这可是一百二十万两啊!”

    一百二十万两,不是什么一百二十两、一万两千两的小数目。

    顾砚书是怎么做到?用?这样轻飘飘的语气说出“交出去?便是了”的话的?

    “我知道这不是一笔小数目。”

    顾砚书端起白术递过来?的茶水,微微漱了漱口后接着说:

    “但这笔钱本就是意外所?得,交出去?也不算太让人心疼。”

    说到?这里,顾砚书顿了顿,又再次开口:

    “况且这笔钱就算是交由国库,最后皇上也一定会分相?当?一部分给兵部,否则没有办法向三军的将士交代。只?要这笔钱最后用?在了将士身?上,王爷与我,便不算太亏。”

    原本还想再说什么的秦灏在听到?顾砚书这话之?后,重新闭上了嘴,看向顾砚书的眼神中也带上了一丝复杂:

    秦灏可没有忘记,昨日顾砚书在说到?让他今日上朝说捐钱的时候,让他一定不要忘记强调“三皇兄想为三军的将士过冬的添衣加餐,尽一份绵薄之?力”这样的话。

    现在听到?顾砚书说什么父皇就算拿到?钱,也会分一部分给兵部,否则没办法向三军将士交代这样的话,秦灏才?明白顾砚书让他说那句话的真实用?意。

    世人都说五皇子秦灏一双狐狸眼能看透人心,然而到?了现在,秦灏才?发现,在这个世界上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至少他是做不到?像顾砚书这样,将所?有的事情都考虑地面面俱到?。

    此时秦灏的心中除了对顾砚书的敬佩之?外,还有一丝庆幸:

    庆幸顾砚书不是他们的敌人,庆幸顾砚书现在是三皇兄的妻子,也庆幸顾砚书与三皇兄感?情甚笃……

    顾砚书可不知道秦灏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见秦灏一直没有说话,只?当?他是还有些没有想通:

    “世人都说要舍得,这舍得舍得,有些时候,有舍才?能有得。”

    这样一句简单的话,却让秦灏的表情比之?刚刚更加复杂了一分。

    没错,世人的确常说有舍才?有得,但是真正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能有几个?

    能够如同顾砚书这样,一舍便是一百余万两,还能够如此平静的,又有几个?

    或许是顾砚书的情绪感?染到?了秦灏,他也不再纠结那三成需要将钱交出去?的可能了,向顾砚书微微拱了拱手:

    “三皇嫂说的有理,倒是我想的狭隘了。”

    “不是你狭隘,”谁知道顾砚书听到?这话后却摇了摇头,“而是你不了解这商贾之?道。”

    “嗯?”秦灏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疑惑,“这与商贾之?道又有什么关系?”

    “自然是有关系的,”顾砚书微微笑了笑,露出了一个让秦灏不太能看明白的表情,“若是对商贾之?道颇为了解的话,便能知道,区区一百二十万而已,算不上什么天大的数字。”

    “区区”一百二十万两“而已”?

    若是旁人说出这样的话,秦灏只?会觉得这个人狂妄且不知天高地厚。

    毕竟这可是连皇上都会动心的一个数字。

    但不知为何,在听到?顾砚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秦灏的心中却只?剩下了一股莫名其妙的信服。

    仿佛这一百二十余万两,的确不是什么大数字。

    “听王妃这话的意思,”这个时候,坐在一旁的秦戮开口了,“王妃似乎是对商贾之?道颇有研究了?”

    “这是自然。”顾砚书想也不想便给了秦戮一个肯定的回答,脸上是秦戮从未见过的自信与张扬。

    虽然昨日在书房,安排今日秦灏需要在早朝上如何行事的时候,顾砚书同样自信,但秦戮却能够感?觉出来?,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昨日顾砚书的自信,是源于对自己能力的了解。

    而现在顾砚书的自信,则更像是到?了自己熟悉的领域,对于这个领域中的一切事务,都能够掌握其中的强大。

    看着这样的顾砚书,秦戮仿佛看到?了在

    边疆,在战场上的自己:

    “看来?挣回一百二十万,对于王妃来?说,并非什么难事?”

    若是旁人说这一句话,少不得会让人听出一丝嘲讽的感?觉。

    然而这话从秦戮的口中说出来?,顾砚书只?听出了其中的信任与笃定。

    或许是因为秦戮的这番态度,顾砚书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了一分:

    “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那王妃应当?知道,本王现下一穷二白,缺米下锅的现状吧?”

    秦戮看着顾砚书,脸上也带上了一丝几不可闻的笑意。

    秦戮才?从顾砚书的手中得了六十万,一穷二白缺米下锅什么的,着实是有些夸张了。

    但想一想秦戮需要用?钱的地方,似乎也就对他这样的说法不难理解了。

    “嗯哼?”顾砚书只?微微挑了挑眉,示意秦戮有话直说。

    “王妃这么厉害,本王以后少不得需要多多依仗王妃,就不知王妃是否愿意?”

    秦戮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要多坦然有多坦然,一点也看不出来?这是在讨软饭吃。

    顾砚书则是对秦戮这番态度很是受用?,下巴向上扬了扬:

    “这个嘛……看你表现!”

    顾砚书那表情,那神态,简直就差将“神气”两个字给写在脸上了。

    秦戮则是丝毫不介意地笑了笑:

    “看来?本王以后还需要多加努力,让王妃满意才?是。”

    一语双关的话语,让刚刚还得意洋洋的顾砚书脸上飘上了一丝红霞,最后只?能底气不足地嘴硬了一句:

    “王爷知道就好!”

    秦戮与顾砚书倒是玩儿的开心,可苦了还坐在一旁秦灏。

    此时秦灏的心中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是不是就不该坐在桌上?

    这好好的在说正事呢,这两个人怎么就在开始不当?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会有二更,只要咕咕以后没有特殊说明(在文案或者评论区请假之类的)都是双更。

    但是咕咕毕竟是咕咕咕咕,只能说会尽量早点qaq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恒,羞羞鱼觉对有傅肌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内个谁11瓶;怕是每月要吃土的修仙、恒,羞羞鱼觉对有傅肌10瓶;是怪兽啊啊啊5瓶;嘉嘉、景兮、博肖揽星河、谈笑、451738301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