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王妃他富可敌国,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免费阅读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秦晟?大皇子?”听到这里,顾砚书终于忍不住开口了,“长乐赌坊是他的产业?”

    而刚刚还说的起劲的秦灏,在听到顾砚书这个问题之后却瞬间住了嘴。

    看了一眼顾砚书,秦灏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脸上甚至还出现了一丝懊恼:

    秦灏原本想着,这里是秦戮的书房,有什么话自然可以直说,却忘记了顾砚书还在这里。

    这个时候,秦灏只能庆幸,还好自己刚刚说的事并不算什么绝密,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错误。

    然而就在秦灏在心中提醒着自己一定要?谨言慎行的时候,坐在一旁的秦戮却开了口:

    “长乐赌坊虽不在大皇子名下,但每年赌坊都会将九成的收成交给大皇子,所以也能算是大皇子的产业。”

    “原来如此。”顾砚书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了一丝了然。

    刚刚拿钱的时候,顾砚书心中就有过疑惑,赵二狗是怎么拥有如?此多的流动资金的。

    但若是长乐赌坊背后的主人是皇子的话,这似乎也就不算什么困难的事了。

    在解决了心中的困惑后,顾砚书又抬眼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秦戮:

    “这么看来,到这大皇子可比王爷经营有道多了。”

    语气中满是调侃与戏谑。

    自己府上的账本都被翻了个透,秦戮自然知道顾砚书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只低头喝了口茶,没有反驳。

    毕竟论起赚钱来,秦晟的确比他更加擅长一些?。

    然而秦戮没有说话,坐在一旁的秦灏却忍不住了,当即冷哼了一声:

    “他算是什么经营有道?不过是仗着父皇的宠爱罢了!”

    说到这里,秦灏不知道像是想到了什么,语气中满是愤慨。

    “嗯?”顾砚书眉头微挑,有些?不明白秦灏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感受到顾砚书疑惑的目光,秦灏先是看了看秦戮此时的神?色,然后才给?了顾砚书答案:

    “整个户部都在他手上,就是个傻子也能经营有道!”

    没错,现在的户部尚书是大皇子秦晟的人,并且还对大皇子忠心耿耿。

    钱袋子被掌握在对手手上的感觉并不好受。

    每一次秦戮和兵部找户部要钱,都格

    外困难。

    前些?年边关战况四起时还好一些?,秦晟就算是心中恨毒了秦戮,也不敢轻易克扣兵部的钱财。

    然而到了这两年,特别是秦戮回京之后。

    户部尚书和大皇子就开始小动作频频。

    要?不就说近两年收成不好,要?不就说国库空虚……反正中心思想只有一个,那就是没钱!

    若不是这样,秦戮何苦还要?用自己的钱财去养活手底下的将士?

    一想到户部做的那些事情?,秦灏就恨得咬牙切齿,却没有丝毫办法。

    原本秦灏以为顾砚书在知道这件事之后,会与他一样愤慨,谁知道顾砚书却只是摸了摸下巴,表情很是平淡:

    “原来如此,这样看的话,倒也算是合理?。”

    “哪里合理?了?”一听顾砚书这话,秦灏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了。

    “兵部与兵符在王爷手中,大皇子掌控户部,怎么就不合理?了?”

    顾砚书看了满脸愤怒的秦灏一眼,反声询问。

    都说天齐现在的皇帝秦渊才能平平,当初若不是捡了大漏,怎么也轮不到他来坐这个江山。

    然而这些?人似乎都忽略了一个事实——

    秦渊在位二十余年,虽然无功,却也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不可挽回的纰漏。

    从这一点,便能看出,秦渊并不像是众人所以为的那样无能。

    现在再一听到秦灏说户部尚书是秦晟的人,顾砚书便知道,自己的猜想没有错。

    纵观华夏历史上的各位帝王,便能知道这帝王之术,最关键的地方,便是制衡。

    将兵部交给?秦戮,再将户部交给?秦晟,让两人互相牵制,便是最好的制衡之法。

    毕竟秦戮与秦晟两人早就因为储君之位的争夺,结下了死仇,并且绝无和?解的可能。

    用秦晟来牵制秦戮,无疑是最简单,也是最安全的办法。

    “这……”秦灏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对于顾砚书这话,当然无法反驳。

    但心中知道是一回事,感情?上能不能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最后秦灏只能愤愤然低哼了一声:

    “反正就是不合理?!”

    倒是坐在一旁,一直听着两人谈话的秦戮,此时看着顾砚书的神?情?略微有些?复杂:

    父皇将兵

    部与户部分别交给?他与大皇兄管理,是为了让他与大皇兄互相牵制掣肘。

    这个道理?秦戮也是到了近两年才想明白。

    然而现在顾砚书只微微听了一耳朵,便能够立刻想到了这其中的含义。

    这样的才能,这样的头脑,这样对政事的敏锐程度,若是放在朝堂之上……

    “王爷在看什么?”察觉到秦戮复杂的目光,顾砚书向其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目光。

    “在看王妃可曾后悔。”

    嫁给?他,入了这王府后院,看似风光,却再也无缘于仕途。

    这对于像顾砚书这样胸有沟壑的人来说,一定会有所遗憾吧?

    这个时候,秦戮又想到了当初止戈回禀的时候,那一句“父族四,母族三,妻族二……穆府难道也不无辜吗?”中的无奈与妥协。

    就在秦戮在心中反省,洞房那日没有忍住,与顾砚书发生了实质的关系到底是对是错的时候。

    便听到了自家王妃的轻笑声:

    “噗嗤……”

    抬眼,果然看到了自家王妃满脸笑意的模样。

    “王爷是不是忘记了?”顾砚书看着秦戮的双眼,轻声询问,“当初我给?王爷说过的话?”

    “嗯?”顾砚书同他说过许多话,秦戮一时间还真有些?不确定顾砚书现在指的具体是哪一句。

    “我从踏进王府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想过回头。”

    顾砚书一字一句地,将这句话又重新了一遍:

    “今日我想再告诉王爷一件事,那便是我顾砚书做事,从不后悔!”

    顾砚书自然知道秦戮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男妻不可入仕,这一点是被写进了天齐律法的。

    只可惜,顾砚书从来就对官场没有丝毫兴趣。

    上辈子没有,这辈子同样没有。

    既然他从未想过入仕之事,现在又何谈后悔一说?

    而秦戮则是定定地看着顾砚书认真且坚定的神?情?,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声笑了笑:

    没错,依照顾砚书所展现出来的头脑,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嫁入厉王府的后果?

    秦戮甚至丝毫也不怀疑,当初只要顾砚书不想,他就一定能够想出既不用嫁入王府,又不会损害顾家以及穆家的方法。

    现在看看,他刚刚的想法倒是有些?多余

    了。

    就在秦戮心中这样想的时候,便听到了来自顾砚书的询问——

    “那王爷呢?会后悔吗?”

    “不会,本王做事,也从不后悔。”

    秦戮想也不想,便给出了与顾砚书相同的回答。

    两人四目相接,似乎都从对方眼底,看懂了对方的想法。

    顾砚书和秦戮倒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了,可苦了坐在一旁的秦灏。

    听着两个人你来我往的交谈满头雾水也就罢了。

    原本就因为才刚刚吃过晌午而半饱的肚子,似乎又在无形之中,多了一种莫名其妙的饱胀感。

    当然,与此时的大皇子秦晟相比,秦灏的处境,似乎又好了不少。

    如?同秦灏所想的那样,在听闻秦戮居然从长乐赌坊拿走了一百二十万两的时候,秦晟差点没被气个半死。

    “哐当——”

    在不知道砸碎第几个瓷器之后,秦晟心中的怒火才稍稍有了一丝平息。

    但转头看到跪在自己面前的赵二狗之后,刚刚平息下去的那一丝怒火,又重新冒了出来:

    “你?怎么就直接把钱给他们了?”

    一百二十万两,那可是整整一百二十万两啊!

    整个长乐赌坊一年也挣不了一百二十万两,赵二狗居然就这么轻易地交了出去!

    “这……那厉王妃手里有凭证,厉王还亲自过来了,小的也是实在没有办法……”

    赵二狗越说声音越低,到了最后,甚至直接消了音。

    秦晟也知道,这件事其实怪不了赵二狗,只是这心中的怒火实在是有些?难消。

    “秦、戮!顾、砚、书!”

    秦晟咬牙切齿地念叨着这两个人的名字,语气中所含的恨意,仿佛恨不得?将这两个人给生吞活剥了。

    这个时候,坐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四皇子秦寒终于开口了:

    “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大皇兄就算是再生气也于事无补,与其这样,倒不如?不如?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一想到刚刚丢出去那一百二十万,秦晟心中就满是郁气,语气也微微有些?犯冲。

    “这第一点,自然是需要?先想办法把这一百万的窟窿给补上,只不过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

    秦寒却像

    是没有听出秦晟语气中的情?绪似的,缓缓开口:

    “至于第二点嘛,便是这件事虽然损失很大,却也并非是一点好处也没有。”

    “好处?这件事还能有什么好处?”

    或许是因为秦寒的态度让秦晟不好继续发火,这一次秦晟的语气虽然依旧恶劣,却也比刚刚好了不少。

    “刚刚赵二狗不是说了么?押注的是厉王妃,拿钱却是厉王,”秦寒说到这里顿了顿,然后才轻轻笑了笑,“大皇兄是不是忘了,这个赌局,赌了什么?”

    “还能赌什么?不就是赌厉王妃能在厉王府里活几天……”

    秦晟先是语气有些?不耐地回答,但话还没说完,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神?情?有了微微的变化,猛地抬头看向了秦寒。

    “没错,赌局的内容是赌厉王妃能在厉王府里活几天,现下这场赌局中最大的赢家却是厉王与厉王妃本人。”

    秦寒给?了秦晟一个肯定的眼神,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脸上笑意更甚:

    “大皇兄你?说,那些在这场赌局之中输了钱的人知道了这件事,会在心中如何?做想?”

    作者有话要说:五皇子秦灏:我恰狗粮!

    四皇子秦寒:我搞事情!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9455260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肉爪爪50瓶;飞飞静儿38瓶;ning5瓶;兔小白2瓶;shu玉edi、叶墨、占ling1瓶;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