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王妃他富可敌国, 第30章 第三十章免费阅读

第30章 第三十章
    京城,长?乐赌坊——

    “老大,小的办事不力,让那小子跑了?!”

    周莫很是?忐忑地?向上?司回禀着刚刚发生的事,这还?是?他当上?赌坊的主事之后,第一次失手。

    正半躺在躺椅上?,手中拨动着一串佛珠,闭着眼睛听着小曲儿的人听到?周莫的话后,拨动着佛珠的手指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这个人便是?现在长?乐赌坊的当家?人,没?有人知道他真?名叫什么,只知道他手底下的人叫他赵二爷。

    “那小子机警的很,死活不愿意跟着我们进来,当时在门口看热闹的人不少,小的们也?不敢做的太明显,一个不留神的功夫,就让他给溜了?。”

    说到?刚刚发生的事,周莫脸上?满是?懊恼。

    这次的赌盘不小,这京中至少有一半的人都来凑了?凑热闹,关注着这件事的人自然不少。

    当初那个人来下注的时候,就有不少人看到?了?。

    九万两的赌注,无论?放到?什么样?的赌局里面,都足够引起众人的瞩目了?。

    这件事甚至被?赌徒们当做了?茶余饭后的笑料津津乐道了?好几天。

    昨天大家?发现顾砚书还?活着的时候,就有人提到?了?那个一口气押注了?九万两的人。

    在今天白术来之前?,长?乐赌坊门口就已经站了?不少来看热闹的人。

    赌坊私底下的那些?动作,到?底不好拿到?明面上?来。

    当着那么多看热闹的人的面,长?乐赌坊肯定不能说赌金不给兑这种话,否则以后赌坊还?怎么开门做生意?

    所以周莫也?就只能想办法把人请到?大家?看不到?的地?方再做打算。

    结果白术不上?钩,周莫也?不敢过于强硬,束手束脚之下,还?真?让白术给跑掉了?。

    “那凭证呢?拿回来了?吗?”赵二爷深吸了?一口气,似是?在忍耐着什么。

    “没?……没?有。”周莫的头低了?低,完全不不敢去看赵二爷现在的表情。

    “废物!”这个时候,赵二爷终于睁开了?双眼,看向了?站在半跪在自己?面前?的周莫。

    察觉到?赵二爷锐利的目光

    ,周莫的头再次向下埋了?埋,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个。

    赵二爷从躺椅上?坐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呼出后,才开口:

    “这人什么来历,查清楚了?么?”

    “来押注的那个人查清楚了?,就是?一个普通的农夫,说是?有人给了?他十两银子让他帮忙来押注。”

    这个问?题周莫倒是?能够答得上?来,连忙开口:

    “至于今天来拿钱这个,小的已经让人去查了?,相信最多一个时辰就能有结果。”

    “好,”得到?确切的回答,赵二爷缓缓舒了?一口气,又重新躺回了?椅子上?,“查清楚背景之后,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虽然赵二爷话没?有说明,但只要在长?乐赌坊中做过一段时间,便能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无非就是?两种情况:

    其一,找到?人之后将凭证拿回来,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你好我好大家?好。

    其二,若是?那人不识相,就直接一不做二不休,将人直接解决掉,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这种事,无论?是?长?乐赌坊还?是?周莫,都没?有少做。

    现在一听到?找赵二爷这话,周莫就知道,这是?自己?将功折罪的机会,想也?不想,便直接应答了?下来:

    “小的知道,还?请赵二爷放心。”

    周莫是?赵二爷一手提拔上?来的,他做事,向来是?能够让赵二爷放心的,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于是?赵二爷又重新闭上?了?眼睛,捻动着手中的佛珠,漫不经心的摆了?摆手:

    “行了?,你下去吧。”

    “是?!”周莫低头应答后,便准备从地?上?站起来离开。

    谁知道还?不等周莫起身,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惊慌失措的声音:

    “二爷!周管事!不好了?出大事了?!”

    一听到?这声音,周莫心中便是?一下“咯噔”,下意识抬头,果然看到?了?赵二爷满脸不悦的神情。

    偏偏门外的人对此毫无察觉,音量丝毫不见减少,甚至还?直接上?手开始敲起了?门——

    “哐哐哐……”

    “二爷!周管事!出大事了?!”

    “什么事?”

    最后,周莫终于赶在赵

    二爷发火之前?转身打开了?房门,这个人最好是?真?的有什么要紧的事!

    “刚……刚刚那人又回来了?!”

    来人可不管周莫心里在想什么,连忙将前?厅发生的事给汇报了?出来。

    “回来了?就回来了?,直接把人抓起来不就行了?!”

    周莫完全不知道一个赌徒而已,手底下的人到?底在慌什么。

    “不……不是?,”周莫这个“抓起来”,直接把那人吓得一个哆嗦,连忙摇头,“那人是?,是?厉、厉王妃的小厮!”

    “你说什么?”

    “你说什么?”

    顿时,屋内响起了?异口同声的两道声音。

    顺着其中一道声音望去,便能发现从刚刚开始一直都表现地?较为悠哉的赵二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躺椅上?站了?起来。

    “你说那人是?谁?”

    赵二爷走到?来汇报的人面前?,厉声询问?。

    “是?……厉……厉王妃的小厮。”

    或许是?因为赵二爷此时的目光过于凶狠,那人不由自主缩了?缩脖子,呐呐地?重复了?一遍。

    这人回答的声音虽小,却如同平底一声雷,直接将赵二爷和?周莫一起,炸了?个头昏眼花。

    然而还?不等两人彻底消化这个事实,那人就又说了?一个让赵二爷与周莫更加承受不起的事:

    “厉、厉王殿下也?跟着一起来了?。”

    这话一出,赵二爷再也?绷不住脸上?的表情了?,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脚下也?开始阵阵发软。

    一直注意着赵二爷神态的周莫连忙上?前?一步,赶在赵二爷倒下的前?一刻将人稳住:

    “二爷!”

    过了?好一会儿,赵二爷才像是?消化了?来人的话,颤着声音询问?:

    “厉王殿下现在在哪儿?”

    “就、就在前?厅。”那人缩了?缩脖子,低声回答。

    “走!”赵二爷深吸了?一口气,扶着周莫强稳住身形,“去前?厅!”

    厉王现在人都已经到?赌坊来了?,跑肯定是?跑不掉了?,除了?去前?厅见人,也?别无他法。

    “是?。”周莫也?知道这个道理,手中微微用力,扶着赵二爷便向前?厅走去。

    两人还?没?到?前?厅,

    便已经察觉到?了?赌坊中的不同寻常之处。

    要知道这长?乐赌坊,可是?现在京城中最大的赌坊,平日里可以说是?人声鼎沸,一天十二个时辰,就没?有一刻是?消停的。

    然而现在,这个京城中最大的销金窟,最热闹的前?厅中,此时却鸦雀无声,听不到?一点动静。

    不用想也?能知道,此时的前?厅,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

    无论?是?赵二爷还?是?周莫在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就知道了?,刚刚那人说的恐怕都是?真?的。

    想到?这里,赵二爷的脚步不由微微有些?加快。

    若是?此时在前?厅中的人真?是?厉王殿下,赵二爷说什么也?是?不敢让其久等的。

    待到?两人走进前?厅后,一眼便看了?坐在前?厅正中间的赌桌旁一高一矮的两道身影。

    稍稍矮一些?的那个人正一手撑在下巴上?,一手指着赌桌上?的筛子和?牌九低声说着什么。

    似是?说到?了?什么有意思的地?方,脸上?的表情颇有些?眉飞色舞的味道。

    而那个稍高一些?的,则是?侧耳倾听着稍矮一些?的那人的言语,脸上?的表情略显柔和?。

    若不是?站在一旁,瑟瑟发抖地?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团的自家?打手、庄家?以及其他赌徒。

    赵二爷与周莫或许还?能从这样?的场景中品出一丝温馨与暖人来,但是?现在,两人的心中只余下了?心慌。

    此时的顾砚书正在和?秦戮说着这赌桌上?各种赌博用品的花样?玩儿法。

    恰巧顾砚书说到?筛子的时候,便被?一道颤抖的声音给打断了?:

    “草民见过厉王、厉王妃殿下!”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顾砚书一眼便看到?了?跪在不远处的两道身影。

    同时顾砚书也?注意到?了?,在这两人出现的时候,大厅不远处,赌坊的打手以及荷官都纷纷松了?口气。

    顿时,顾砚书便对来人的身份心中有了?底:

    “赵二爷?”

    微微上?扬的语调中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明明是?柔和?的声线,却能够让人生生听出一丝嘲讽来。

    而被?顾砚书叫到?名字的赵二爷下意识抖

    了?抖:

    “当不起厉王妃的一句二爷,草民赵二狗,王妃殿下叫草民二狗便是?。”

    “噗嗤!”

    饶是?顾砚书,此时也?没?忍住笑出了?声。

    顾小公子本就是?一个纨绔子,以前?便没?有少跟着狐朋狗友来着长?乐赌坊中玩儿过。

    对这长?乐赌坊的当家?人赵二爷,顾小公子自然是?比较熟悉的。

    曾经顾小公子还?和?那些?狐朋狗友们私底下猜测过,赵二爷到?底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叫二爷,是?不是?在家?中排行第二。

    谁知道,居然是?因为他的真?名叫做赵二狗?

    但在笑过之后,顾砚书就收起了?心中的这些?思绪。

    毕竟这赵二爷到?底是?叫二爷还?是?二狗,对他来说,都不重要:

    “相信赵二爷应该已经知道今日我与王爷过来的目的了??”

    “知、知道。”

    赵二爷心中有些?发苦,他倒是?想说不知道,但一想到?坐在一旁看着他的厉王殿下,就什么小心思也?不敢有了?。

    “知道便好,”顾砚书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轻轻将那张凭证拿出来放在了?赌桌上?,“长?乐赌坊是?咱们天齐的第一赌坊,想来应该不会做出愿赌不服输的事吧?”

    “是?、不、不会。”赵二爷除了?点头,别无选择。

    顾砚书对赵二爷的识相可以说是?满意极了?,唇角微微向上?勾了?勾,眼中满是?笑意:

    “本来我是?不想来亲自过来的,都怪我那小厮胆子太小,上?午明明已经来过了?一趟,谁知道却说不敢进来将钱拿回去,这不,我实在是?没?什么办法,便只能自己?来一趟了?。”

    “赵二爷也?知道,王爷与我这新婚燕尔的,新鲜劲还?没?过,难免就粘人了?一些?,于是?我便只能将王爷一起带来了?。”

    “这来的时候动静大了?一些?,想来赵二爷应该是?不会介意的吧?”

    顾砚书这番连消带打,话中有话的言语,直让赵二爷听得敢怒不敢言——

    你听听你说的这是?人话吗?

    什么叫做厉王殿下粘人?只能将人一起带来?

    还?有什么叫做动静大了?一些??

    你这动静

    是?只大了?一些?吗?

    赵二爷听着顾砚书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话,恨不得直接起身撕了?顾砚书的嘴!

    当然,这些?事情,赵二爷只能在心里想想,脸上?依旧不得不陪着笑脸:

    “不、不介意。”

    “听到?赵二爷这话,我便放心了?,”顾砚书可不管赵二爷说这话的时候有多咬牙切齿,全当是?不知道,“我那小厮说长?乐赌坊上?午便已经去凑钱了?,不知道现在凑得怎么样?了?啊?”

    “已经快凑齐了?,还?请王爷王妃稍等片刻。”

    在知道厉王来的时候,赵二爷便知道,这一百二十多万两是?保不住了?。

    心中有了?准备,现下虽然心中依旧在滴血,但是?也?不算完全说不出口。

    倒是?顾砚书在听到?赵二爷这话时,心中很是?有些?意外:

    在来之前?,顾砚书便已经在心中大致计算过了?。

    按照这次京中的赌盘的大小,长?乐赌坊若真?是?要将这一百二十万两赔给他,自己?至少要向里面填八十余万两。

    要知道这资产和?流动资金,可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

    就算长?乐赌坊是?天齐最大的销金窟,想要拿出这么大一笔现银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顾砚书甚至已经做好了?长?乐赌坊会以物抵债的准备。

    结果现在听赵二爷这话的意思,是?能够直接拿出现银来?

    就在顾砚书怀疑赵二爷这话里的水分到?底有多少的时候,门外便有人走了?进来,递给了?赵二爷一个锦盒。

    赵二爷将锦盒接过后,连看也?没?看一眼,就直接递到?了?顾砚书面前?。

    顾砚书将锦盒接过稍稍打开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了?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的一叠银票。

    随手将锦盒递给站在身后的兴仁,不多时,便听到?了?兴仁的回禀:

    “王爷王妃,数目没?错,银票都是?真?的。”

    听到?这话,顾砚书眼底划过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神情:

    看起来这长?乐赌坊,似乎也?不像是?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不过既然现在钱已经拿到?了?手,其他的事,倒也?不算是?最要紧的:

    “赵老板果

    然是?个言而有信的人,那今日我与王爷就不多叨扰了?。”

    一听这话,赵二爷便知道顾砚书这是?准备离开了?,心中当即便松了?一口气。

    结果谁知道这口气还?没?完全松下去,就又听到?了?顾砚书下面的一句话:

    “赵二爷以后若是?再开这样?有意思的赌局,可别忘记来厉王府通知我一声啊!”

    “噗!!!”

    杀人诛心,莫过如此!

    憋了?大半天气的赵二爷到?底还?是?没?能忍住,一口淤血直接从口中喷涌而出。

    随后眼前?一黑,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作者有话要说:顾砚书:与我为敌者,最后都会被我气死!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2901327、小煜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单身汪558瓶;柯基中值定理20瓶;阿凌16瓶;ning、兔小白、蝉雪、自渡、08295瓶;秋天日记3瓶;尚伊痕、栾静2瓶;纪伯伦、博肖揽星河、三七、shu玉edi、45173830、糯米珍珠1瓶;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