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王妃他富可敌国,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免费阅读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王妃他富可敌国》来源:..>..

    白术走近了,顾砚书才?看到此时白术的身上还有?一些?细碎的伤口。

    漏在衣服外面的手腕和颈项处,都有?些?淤青不说,还有?些?细小?的划痕。

    白术现在这个样子,明眼人一看便知道这可不仅仅是赌坊想耍赖那?么简单!

    仔细将白术从?头到尾观察了一遍后,顾砚书眼中的笑意顿时消散,就连声音也冷了下来:

    “怎么回事?”

    “奴才?去找他们?要钱,他们?开始说金额太大,一时间拿不出来,让奴才?明日再去,后来又反口,说是可以尽快凑一凑,但是要让奴才?去后院等他们?凑钱。”

    “奴才?看着他们?人多,一个个还虎背熊腰的,心中害怕,不敢进去,就说奴才?就在门口等着,让他们?把?银票凑齐之后直接拿给?奴才?就好。”

    “谁知道他们?见奴才?不愿意跟着他们?走,便想将奴才?强拉进去,若不是奴才?反应快,少爷恐怕现在都见不到奴才?了!”

    一听?到顾砚书的问话,白术心中委屈更甚。

    三下五除二便将刚刚发生的事向顾砚书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才?从?怀中掏出一张略微有?些?泛皱的凭证,伸手递到了顾砚书的面前:

    “少爷,都是奴才?没用,现下这个要怎么办?”

    当初顾砚书让白术去押注的时候,是将手中的全部现银都拿了出来。

    其中有?顾小?公子以前剩下的一些?积蓄,还有?便是顾砚礼送来的那?些?嫁妆。

    林林总总加在一起合计九万两整。

    按照赌坊一赔十五的赔率,现在顾砚书还活着,赌坊就应该给?他一百三十五万两整。

    就算是去掉一成的手续费,赌坊月应该赔付顾砚书一百二十一万零五千两整。

    在天齐,一两银子便足够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一年的花销。

    一百二十万,庄家这次即使是集齐了整个京城的赌徒下注,恐怕也没得到这么多的资金注入。

    粗略估计一下,若是真?要让庄家赔起来,恐怕整个赌坊都要被填进来。

    如此大的数额,庄家想要出尔反尔也不是什么令人意外的事。

    顾砚书不是一个喜欢赶

    尽杀绝的人,若是庄家愿意好好同顾砚书相商,顾砚书也不是不愿意饶上一些?。

    但是现在庄家什么都不说,还想直接硬来……

    看着被白术递到面前的凭证,顾砚书冷笑了一声:

    “什么怎么办?自然?是让他们?把?钱拿出来!”

    “但是……”

    白术去赌坊钱没拿到反而受了一肚子气,自然?也想要将钱拿回来。

    可一想到赌坊的态度,白术便能够将钱拿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慌什么?”顾砚书给?了白术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他顾砚书可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顾砚书的这个眼神过于坚定?,白术心中的焦躁顿时便被安抚了不少。

    就在白术在心中猜测自家少爷到底留了什么后手的时候。

    便看到自家少爷将那?张凭证那?到手中看了看,而后,直接便转手递给?了坐在不远处的厉王殿下。

    “王爷,看看?”

    顾砚书将凭证放在秦戮的手中后,给?了他一个“这可是个好东西”的眼神。

    白术刚刚就因为顾忌着秦戮也在,说话有?些?语焉不详,只字未提“赌”字。

    所以秦戮在一旁也只能听?了个大概,并不知道白术指的具体是什么事。

    白术这遮遮掩掩的态度,秦戮以为是顾砚书不想让他知道,正想找个借口离开,让这主仆二人自己相商。

    但是现在见到顾砚书如此大方的模样,秦戮便知道刚刚是自己想岔了。

    既然?顾砚书没有?瞒着他的意思,秦戮自然?也不会想要避嫌,伸手就将那?凭证接了过来。

    低头看清楚凭证上的内容后,秦戮当即便明白,为何白术刚刚会是这番遮掩的态度了。

    关于这个赌局,秦戮其实早就有?所耳闻。

    在大婚的前一日,秦灏还因为这个向他抱怨过。

    说是京中的那?些?人有?眼无?珠,一点也不了解他。

    还说迟早要把?那?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赌坊给?一锅端了,让那?些?人不敢胡言乱语诋毁他的名声。

    但是无?论如何,秦戮也没有?想到,顾砚书居然?也参与?其中,甚至还押了这么大一笔钱进去。

    看凭证上的押注时间,是在他去接亲之前,也就

    是说,那?个时候的顾砚书,应该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想到这里,秦戮的喉咙忍不住颤了颤:

    “你押了这么大一笔钱进去,就不怕亏本?”

    “怕什么?”顾砚书给?了秦戮一个莫名的眼神,“若是赌输了,我肯定?已经死了,人都已经死了,钱财亏不亏,又有?什么关系?况且……”

    “况且什么?”秦戮下意识接着问了一句。

    “况且这本就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顾砚书轻轻笑了笑,想也不想地回答。

    “你怎么就肯定?一定?会稳赚不赔?”秦戮也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心态问出这句话的,他只知道,他想从?顾砚书口中听?到答案。

    “因为王爷本就不是滥杀之人,世人都说王爷残暴不仁,但王爷可有?做过一件出格的事?”

    顾砚书抚了抚下巴,语气平淡地像是在说今天吃什么一样自然?,提出问题后,顾砚书没有?等秦戮开口,便自顾自地回答了:

    “并没有?,我相信不仅我知道没有?,世人也知,否则他们?不会连一件具体的事也说不出来,只知道说王爷暴戾。”

    “旁的不说,若是王爷真?如传闻中所说的那?般,这赌局又怎么敢如此堂而皇之地在京城中闹了个满城风雨?”

    就连顾明蓉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都知道了京城中存在这样的赌局,甚至还知道赌局的具体内容。

    可见这赌局在京城中传播甚广。

    顾砚书可不相信,秦戮的耳目还没有?顾明蓉机敏。

    秦戮既然?知道这样的赌局存在,却什么事都没有?做,这不是最好的证明是什么?

    而站在一旁,因为顾砚书将凭证递给?厉王殿下的举动而吓了个半死的白术,此时也因为顾砚书这番话愣了愣:

    没错,他也想不出来厉王殿下到底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只知道人云亦云地说厉王殿下残酷无?情。

    再仔细想想这些?天自家少爷在王府中的表现。

    饶是白术是从?小?跟在少爷身边的人,也不得不说有?些?时候自家少爷有?些?时候的做法有?些?过分。

    但王爷却一直对少爷很是纵容……

    就在白术在心中细想顾砚书的这番话的

    时候,秦戮的声音再次在书房中响起:

    “那?王妃现在将这凭证交予本王,是想?”

    从?秦戮的语气中的笑意不难听?出,此时的厉王殿下,心情很是不错。

    饶是早就知道顾砚书并不相信坊间那?些?关于自己的传闻,但是心中知道,与?亲耳听?到的感觉,到底是不一样的。

    难怪世人都说知己难求,秦戮觉得,若是人生能得如同顾砚书这样的一位如此了解自己的知己,又何尝不是一种幸事?

    自成婚以来,秦戮第一次有?些?想感谢当初将顾砚书的生辰递到父皇面前,让父皇将顾砚书指给?他做正妃的那?些?人了。

    “自然?是想让王爷帮我去把?这钱要回来啊,”顾砚书理直气壮地说出了自己的要求,“相信这对王爷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顾砚书上辈子的第一桶金便是在赌局中赚来的。

    后来执掌顾家,末世之前,顾砚书曾也在世界著名的赌城之中开设过两间赌场。

    自然?比任何人都明白暗藏在那?些?赌局之下的阴暗。

    要知道在赌场中赌赢了钱可不算本事,能够安全地将钱带出赌场,那?才?算本事。

    既然?顾砚书从?一开始就知道了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还敢在赔率如此高?的情况下押进去这么大一笔钱,自然?也早就想好了要怎么将这笔钱拿回来。

    这不,现在一听?到白术说钱拿不回来,顾砚书想也不想便搬出了自己的底牌。

    这笔钱顾家小?公子想去拿回来,恐怕会有?些?困难,但若是厉王想要拿回来,可就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了。

    虽然?秦戮已经决定?帮自己的王妃讨回这笔债。

    但在看到自家王妃王妃又露出了如同小?狐狸一般得意洋洋的小?模样时,依旧忍不住想要逗弄一番:

    “王妃怎么就确定?本王一定?会帮你去要回这笔债?”

    “本来是不确定?的,但是现在却确定?了。”

    在昨天之前,顾砚书还真?没有?什么把?握,但是在今天之后嘛……顾砚书想着唇角微微勾了勾:

    “我能得到这笔钱,王爷同样功不可没,所以在这笔钱拿回来之后,我愿与?王爷五五分账。”

    顾

    砚书在看过账册之后便知道了,此时的秦戮可算不上有?钱。

    说不上有?钱也就算了,甚至还可以说得上是极为贫穷。

    毕竟秦戮在养活自己的同时,还得养活自己的手下以及一小?部分军队。

    军队可向来是个耗钱的巨兽。

    以前有?仗打还好些?,毕竟在打了胜仗之后,总归能从?敌人的地盘上搜刮一些?钱财出来。

    但是现在因为秦戮名声在外,天齐的大部分将士都闲了下来。

    没了打了胜仗之后的额外收入,那?就只能吃老本了。

    偏偏天齐国国库又因为常年征战,一直处于空虚的状态。

    若是秦戮再不想些?办法,或许不到过年,部队就要开始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

    要是这个时候有?一笔天降横财……

    不得不说,顾砚书的确是一个通透的人,看个账本而已,就直接将秦戮的心思给?摸了个七七八八。

    原本只是想要再听?到顾砚书说两句好话的秦戮,现在在听?到五五分账之后,的确非常可耻的心动了。

    低头看了看手中凭证上的“九万两整”这四?个大字,回忆了一番一赔十五的赔率。

    在心中飞快地计算一番后,秦戮当即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王爷?”看着秦戮的举动,顾砚书下意识叫了一声。

    然?后,顾砚书便听?到了秦戮低沉且坚定?的嗓音:

    “走,去拿钱!”

    作者有话要说:厉王殿下:对不起让各位失望了,本王也是个俗人。

    忘了说v后不出意外都是双更,只是更新早晚问题。

    就是今天晚七点之前要是没有二更就不更了(因为有抽奖的那个订阅统计),放到明天再补。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5173830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a诺德50瓶;铱樓厛颩雨36瓶;由乃酱w5瓶;小锦鲤2瓶;心月缘梦1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