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王妃他富可敌国,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免费阅读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有了洞房那日的经验,无论是顾砚书还是秦戮,都?已经不是初学者了。

    再?加上秦戮还专门问过?了周大人注意事项与保养方法,这?一次顾砚书终于真的体会到?了上辈子旁人口中?那种“极致的快乐”。

    最为难得的,便是到?了第二?天,顾砚书甚至还能够行动自如,并没有出现像上次那样浑身上下不舒服到?连动也不能动的地步。

    既然身体上没有大碍,在用过?早膳后,顾砚书再?一次和秦戮一起,到?书房开始处理起了昨天剩下的那一些账册。

    因为剩下的账册并不多的缘故,不到?两个时辰,顾砚书便将剩下的账册都?翻看了一遍。

    “呼……”

    放下最后一本账册后,顾砚书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而后,看向了坐在不远处的秦戮:

    “王爷。”

    “嗯?”秦戮放下手中?的公文,看向了坐在不远处的顾砚书。

    谁知道一抬眼,便看到?了自家王妃满眼戏谑的模样。

    就在秦戮思索顾砚书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神情时,便听到?了来自顾砚书的调侃:

    “我今天才知道,原来王爷对我这?么大方?”

    顾砚书会说?出这?样的话,自然不是没有原因。

    在看过?王府的账册之后,此?时的顾砚书可?以说?是对王府的财务状况了若指掌。

    当初三皇子府送去承恩侯爵府的聘礼,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其中?金银首饰,奇玩珍宝,一应俱全。

    在看到?那张聘礼单子的时候,顾砚书还在心?中?嘀咕过?。

    没想到?这?三皇子虽然常年征战在外,但却也经营有道,看起来倒还算富有。

    但是现在看完厉王府的账本之后,顾砚书才发现,真实的状况与他?的猜想可?以说?是相去甚远。

    此?时的厉王府,实际上也就是一个虚假繁荣的空壳,当初送去承恩侯爵府的聘礼,几乎已经占去了厉王府中?大半家财。

    虽然那些聘礼已经被顾砚礼和其它东西一起,充作了嫁妆,让顾砚书一同给抬到?了厉王府。

    但在这?天齐的规矩中?,嫁妆属于妻子的私人财产,除了妻子本人主动拿出,

    夫家的人无权私自动用。

    也就是说?,现在整个厉王府上上下下所有的财产加在一起,恐怕还不足顾砚书嫁妆的三分之一。

    就这?样的情况,当初秦戮还愿意给出那么一份聘礼,可?不就是大方么?

    “聘礼是兴仁准备的,本王没有过?问,”秦戮一看被放在一旁,明显已经被顾砚书翻看完了的账册,顿时便明白了他?这?话的含义,“而且,礼不可?废。”

    给顾砚书的聘礼的确丰厚,但那张单子兴仁也是拿给秦戮过?目过?的,全都?是按照皇子正妃的最低标准准备,不仅不算出格,甚至还算得上有些少。

    “那我一会儿可?得同兴仁好好说?说?,”顾砚书对于秦戮的回答并不感到?意外,只轻轻笑了笑,“对我也就算了,对其他?人可?得小气一些。”

    “这?倒是不必,”顾砚书一副管家公的模样,让秦戮看着觉得颇为有趣,“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秦戮本就对男文?之事不热衷,再?一想到?那些富家千金们一见到?他?就瑟瑟发抖,不敢拿正眼看他?的模样,更是让秦戮提不起兴趣。

    这?一次若不是父皇赐婚,秦戮或许根本不会考虑去娶妻这?件事。

    所以像顾砚书口中?“对其他?人大方”的事,根本就不会发生。

    “我可?把王爷这?话当真了,”听出秦戮话中?含义,顾砚书先是愣了愣,反应过?来后,直接对上了秦戮的双眼,“王爷以后可?别出尔反尔的好。”

    “自然。”对上顾砚书的眼神,秦戮的眼中?也带上了一抹认真,给出了承诺。

    秦戮是个说?话算话的人,顾砚书深知这?一点,顾砚书的眼中?当即便蔓延上了抑制不住的笑意,唇角更是抑制不住地上扬。

    秦戮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顾砚书会因为这?样一句寻常的言语如此?高兴,但在看到?顾砚书满脸笑意的模样,心?中?也多了一丝愉悦。

    同秦戮说?完聘礼的事,顾砚书便直接将昨日列举的事情给提上了议程。

    直接让兴仁将王府里的账房都?叫了过?来。

    “不知王妃叫小的们过?来所为何事?”或许是因为早就得到?过?兴仁的提点,在面

    对顾砚书的时候,几位账房的态度都?很?恭敬,“可?是账目有什么问题?”

    “几位先生不必紧张,”顾砚书对这?几人的态度很?是满意,轻轻笑了笑,先给了几人一颗定心?丸,“账目我都?已经看过?了,没有任何问题,可?以看出,几位先生都?是实诚的人。”

    听到?顾砚书这?样的话,几位账房着实是松了一口气。

    要知道这?账房可?不好做,特别是厉王府账房,更是不好做。

    谁都?知道厉王殿下眼中?揉不得沙子,若是让厉王觉得他?们不忠心?,他?们就是不死也得掉一层皮。

    虽然他?们平日里没有过?小动作,但是现在能够得到?王妃的一句赞赏,也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

    顾砚书也不是一个喜欢吊胃口的人,夸过?几句后,便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今日将几位先生叫来,只是我觉得几位先生的记账方法并不算完善,所以想让先生改进一二?。”

    几个账房互相对视了一眼,最后,其中?最为年长的那个向顾砚书拱了拱手,开口询问:

    “不知王妃觉得是什么地方不够完善,需要小的们如何改善?”

    问话的时候,账房的脸上依旧是恭敬与虚心?求教的表情,并没有因为顾砚书在传闻中?是个什么也不会的草包而露出任何不屑或不满的情绪。

    “如何改善你们不需要忧心?,我已经给你们列举出来了,你们照着这?上面的方法做便是。”

    顾砚书伸手便将早就已经整理好的记录着复式记账方法的纸张递给了离自己最近那个账房手中?。

    那账房从顾砚书手中?接过?了那张纸之后,向顾砚书拱了拱手,才转身与同僚们一同看着纸张上的内容。

    “好字!”第一眼看到?纸张上的内容时,账房便忍不住低声赞叹了一声。

    顾砚书的这?一手字,可?以说?是翩若惊鸿,矫若游龙,飘逸中?带着一丝洒脱,笔势含蓄中?又带着一丝秀美?。

    更难得的是,这?手字体与各大书法大家的风格都?有所不同,自成一体,也不知道是不是加入了其本人的个人理解。

    这?样的一手字体,无论如何都?不像是一个金玉其

    外,败絮其中?的草包能够写的出来的。

    在看到?这?字体后,账房们原本的十分认真,此?时也变成了十二?分。

    而顾砚书在听到?账房的赞叹后,只缓缓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没有说?话。

    要知道顾砚书的这?一手字在前世?便练了十余年,行书更是临摹了无数遍被世?人称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集序》。

    就连顾砚书曾经书法老师,华夏书法界的泰山北斗,都?曾经说?过?顾砚书的这?一手字颇有几分王羲之的风骨,现在自然也当得起账房的这?一句夸赞。

    能够在厉王府做账房的人,手上都?有几分真本事。

    现在一看这?复式记账法,再?仔细一琢磨,立刻便体会到?了其中?的妙处。

    再?一看被顾砚书书写在最下面的阿拉伯数字以及大写数字,细细琢磨了一番后,更是体会到?了其中?好处。

    当即便忍不住赞叹出声:

    “妙极!这?样的方法实在是妙极!”

    “老朽做账二?十余年,还从未见过?如此?精妙的方法!”

    而在赞叹之后,也有人提出了自己觉得不太明白的地方:

    “就是不知道这?上面‘借贷平衡’当作何解释?”

    “还有这?上面这?资产,具体是指何物?这?负债,又是指何物?”

    “对对对,还有这?初期余额与末期余额……”

    ……

    复式借贷记账法比现在账房们所用的单式记账法要繁复许多。

    即使是王府这?些做了几十年的老账房先生,在阅读之后,也依旧有不少不解的地方。

    几人在讨论无果?之后,只能转身寻求顾砚书的解答。

    顾砚书既然能够拿出这?一套记账方法,自然对其有深刻的理解。

    现在听到?张房们的问题,直接浅入深出地解答了众人的疑惑,听得几位账房连连点头,脸上时不时出现了恍然大悟地表情。

    “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解答过?几位账房的疑惑后,顾砚书又将复式记账法笼统地说?了一遍才重新询问。

    “暂时没有了,剩下的问题恐怕要等小的们先运用一番,才能发现。”

    到?底是一种新的记账方法,账房们也不敢将话说?死

    。

    顾砚书对于这?样的回答并不意外:

    “既然这?样,那恐怕要麻烦几位先生,将王府的账册,用复式记账的方法,重新誊抄一遍。”

    这?要求看似是在刁难,实则顾砚书也有自己的考量。

    其一是为了方便统一管理,以后若是想要查账也方便。

    其二?则是为了让几位账房熟悉复式记账法,以及阿拉伯数字和大写数字,方便以后灵活运用。

    毕竟这?做过?一遍的账目,重新做一遍,总归是要容易一些。

    “是,小的们明白。”账房也并不觉得顾砚书这?是在刻意刁难,想也不想便应答了下来。

    “没事便将这?些账册带下去做事吧。”顾砚书点点头,示意账房先生可?以退下了。

    然而在听到?顾砚书的这?个要求,从进门开始便对顾砚书恭恭敬敬的账房却没有第一时间遵守。

    就在顾砚书思索几位账房想要做什么的时候,便见到?几人在微微动了动之后,便恭恭敬敬地向顾砚书行了一个大礼:

    “多谢王妃为小的们传道解惑。”

    复式记账法好处诸多,顾砚书却这?样一点也不藏私地教给众人,无论是因为什么,都?值得几位账房的这?番大礼。

    顾砚书深知古人们有些好东西便不愿意外传的性?子,稳稳地接了这?个大礼:

    “只要你们以后好好为王府做事,也不算辜负我今日将这?记账法教给诸位。”

    “是!”账房们想也不想便做下了保证。

    他?们本就是王府的账房,即使顾砚书不将这?复式记账法教与他?们,他?们也是要好好为王府做事的。

    学会了新的记账方法,账房们满怀激动地带着以前的账册离开书房,就等着回去好好将刚刚学到?的知识用到?实践之中?。

    “王爷看什么?”账房离开后,顾砚书转头看向从刚刚他?向账房们讲解复式记账法时便一直注视着他?的秦戮。

    “我在想王妃这?个复式记账法。”

    秦戮能够百战百神,让敌国将士闻风丧胆,自然不会是有勇无谋之徒。

    甚至与绝大多数人相比,秦戮的头脑反而更加灵活。

    就像现在,秦戮只不过?在旁边听了一番顾砚书的讲解,便能够听

    出这?记账法的妙处来:

    “是不是也可?以运用到?其他?的地方。”

    “比如?”顾砚书眉头微挑。

    “比如说?这?军队的粮草与兵器库存。”秦戮想也不想便回答。

    复式记账法最大的好处,便是清晰明了。

    能够将每一笔钱从什么地方来,用到?了什么地方去,具体是怎么用,损耗坏账又有多少,都?记录地一清二?楚。

    若是能够将这?个方法运用到?军队的粮草与兵器管理之中?,谁若是起了小心?思,做了小动作,便能一眼看出其中?的异常。

    “自然也是可?以的,”顾砚书没想到?,秦戮这?么快便能以一反三,当即便给出了答案,“这?库存商品也有自己的明细账目记录方法,若是王爷需要,我一会儿便写出来给你。”

    “那便辛苦王妃了。”秦戮想也不想便点了点头,一点没有不好意思的模样。

    顾砚书是他?的王妃,夫妻一体,找自己的夫人帮自己解决问题,哪里用得着不好意思?

    秦戮这?样的态度,顾砚书也很?是受用,张了张嘴,正准备说?什么,便被白术给打断了——

    “少爷!”

    没有经过?允许,白术不敢擅自进入书房,只能在门口说?话。

    可?就算是这?样,顾砚书也能听出白术声音中?的委屈和气愤。

    “怎么了?”白术这?样的表现,一看就是有时,顾砚书询问的同时,不忘示意白术进门回话。

    今日是顾砚书嫁入厉王府的第四?天,当初顾砚书让白术押注在赌局中?钱财今日便可?以去直接兑换了。

    所以在一大早,白术在伺候顾砚书用完早膳之后,便直接领了牌子出府去拿钱去了。

    谁知道到?了赌坊之后,那庄家却说?什么也不愿意给钱。

    甚至还妄想直接把白术扣下来,抢走当初凭证毁尸灭迹。

    若不是白术想着金额太大,早早地便留了个心?眼,现在他?还能不能回到?王府都?还两说?。

    一想到?在赌坊里受到?的委屈,白术立刻便向顾砚书告起了状:

    “他?们耍赖!不想把钱给奴才!”

    作者有话要说:捉了下虫·叮咚,咕咕快送寄送的二更到啦!

    然后咕咕想把以后更新的时间尽量固定在中午十二点这样xd。

    今天咕咕去银行办事,耽误了一点点时间。

    结果耽误了两个多小时事情都没办成,明天还要去,可太惨了qwq。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书姝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见舞168瓶;君知俊寒儿10瓶;旧梦难醒、长安又雨5瓶;45173830、书姝2瓶;shu玉edi、博肖揽星河、景兮、景兮1瓶;

    隔壁的加菲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