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王妃他富可敌国,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免费阅读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虽然近几日因为新婚的缘故,秦戮并不?需要上朝,但这平日里需要处理的公务却?没有丝毫减少。

    原本?昨日就因为进宫请安耽误了不?少时间?,今日又陪着顾砚书回了一次门,那些没来得及处理的公事便更多了。

    为了避免事情越积越多,回到王府之?后,秦戮自然不?能多耽误,直接便转身?去了书房。

    然而在书房坐下后,秦戮却?发现,他一向强大自制力,现在似乎出现了问题。

    手中?明明拿着需要立即处理重要公文,然而看了半晌,都没能看完上面写了什?么?。

    好不?容易将公文上的内容看完,抬手准备拿笔批注的时候,秦戮在看到自己的右手时,又不?由?有些出神。

    掌心上似乎还留存着刚刚摸顾砚书脑袋的时候,那股温热又带些细绒的触感?。

    眼前似乎又浮现出了顾砚书看着他的时候,那双仿佛能够装下整个星空的双眼,以及眼中?隐含的笑意与欢喜……

    另外一边,顾砚书则是看着指挥着下人搬着东西在房间?中?进进出出的兴仁,有些摸不?着头?脑。

    与止戈一样,兴仁也?是跟在秦戮身?边的近卫,只是两人的分工略有不?同?。

    止戈性子稍冷,与秦戮有些相似,主要是帮秦戮处理府外的工作。

    而兴仁则更加温和,做事较为细心,主要是负责帮秦戮打理府内的各种事务。

    在兴仁又一次让人将一个木箱抬进房间?的时候,顾砚书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兴仁,你这是在做什?么??

    “回王妃殿下的话,这些东西都是王爷让我送过来的。”

    兴仁停下指挥下人的动作,扭头?对顾砚书拱了拱手,直接给了顾砚书答案。

    “王爷让你送过来的?”顾砚书眼中?疑惑更甚,看了一眼已经放进了屋内的两个大箱子,“都是些什?么?东西?”

    问话的同?时,顾砚书随手便打开了其中?的一个箱子。

    打开之?后,便看到了箱子里面整整齐齐叠放在一起的书本?模样的东西。

    顾砚书想也?没想,便随手拿起放最上面的一本?翻了翻,翻开之?后,顾砚书便发现,

    这好像是账本??

    兴仁此时也?适时开口?,给了顾砚书肯定的回答:

    “回王妃殿下,这些都是近两年王爷单独立府之?后,府中?的账本?。”

    “王爷让你们送账本?过来作什?么??”顾砚书眉头?微微向上扬了扬,随手翻看着手中?的那本?账册。

    “王爷说既然他已经有了王妃,那这王府后院中?的大小适宜都应该问过王妃的意思,府内的财务也?应该交由?王妃来管理。”

    兴仁低头?垂眸,重复着秦戮说过的话。

    说完之?后,又怕顾砚书多想,不?忘补充了两句:

    “这些东西原本?是应该在前两日便交给王妃,只不?过有些账册因为存放不?当略微有些破损,不?好拿到王妃面前污了王妃的眼,修复耽误了两天,还请王妃见谅。”

    兴仁话说的很好听,但其实无论是兴仁还是顾砚书都知道,这只是明面上的说辞。

    而真实的原因,则是秦戮一开始便没有打算将顾砚书当做王妃对待,这些东西自然也?就不?会交给他。

    只是后来两人的关系发生了变化,这才临时改变了主意罢了。

    若是寻常人,再想到这些的时候,心中?难免会有些芥蒂,但顾砚书却?不?一样。

    他非但没有任何不?悦,甚至还因为这个心情很是不?错。

    无论秦戮最开始是怎么?想的,但是既然他现在愿意主动让人将这些东西交给他,便已经证明了他的态度。

    看着屋内的几个箱子,顾砚书轻轻笑了笑:

    “我知道了,除了账本?之?外,王爷还交代了其他事么??”

    “还有,”发现顾砚书没有因为账本?交迟了而生气,兴仁心中?也?微微一松,随后便将手中?的一个锦盒交到了顾砚书的手中?,“王爷让属下将这个也?一同?给王妃。”

    “这又是什?么??”顾砚书放下手中?的那本?账册,将锦盒接了过来,看着上面的小锁。

    “是王府库房的钥匙以及对牌,还有王妃的私印。”锦盒上面的小锁是由?机关构成,不?需要钥匙便可以打开。

    兴仁回话的同?时,又将锦盒重新拿了回来,向顾砚书演示了一边开锁的手法后,才将锦盒重新

    交还到顾砚书手中?。

    “库房的钥匙也?给我?”顾砚书微微挑了挑眉。

    “是,”兴仁点头?应答,“王爷说库房里东西,王妃有权处理。”

    若说顾砚书刚刚心中?有三分高兴的话,现下听到兴仁这话后,这份高兴便已经变成了七分:

    “我知道了。”

    不?是顾砚书贪慕秦戮的这些东西,而是因为一个男子,若是愿意将财政大权交由?妻子保管,其中?所代表的含义。

    “以后若是王妃有什?么?需要或者不?了解的地方,都可以吩咐属下,”兴仁将所有东西都交给顾砚书后,不?忘询问,“王妃现在有什?么?需要属下做的么??”

    “这些账册直接放在卧房看着也?不?像样子,你看着帮我在院内收拾一间?书房出来吧。”

    既然兴仁都这样说了,顾砚书自然也?不?会气:

    “恰巧我从?侯府中?也?带了些书过来,可以一起放进去。”

    谁知道就是这个很是寻常的要求,却?让兴仁的表情变得左右为难了起来。

    顾砚书才嫁进王府短短几天,前几日又因为身?体的缘故一直没有出过房门,自然也?就对着院内的构造不?清楚。

    秦戮是一个性子比较独,也?较为喜静的人。

    平日里除了特?别吩咐过,就连府中?的下人都不?怎么?皮?允许进入秦戮的卧房。

    也?是因为如此,在这主院之?中?,除了现在顾砚书与秦戮睡的这间?主卧外,也?就只剩下了一间?书房和一间?会室。

    顾砚书现在说要一间?单独的书房,到还真让兴仁有为难。

    因为无论是秦戮本?人的书房,亦或是会室,都不?可能轻易挪作他用。

    但又想到秦戮“尽量满足王妃的所有要求”的命令,兴仁也?不?敢直接一口?回绝:

    “这件事属下需要先询问过王爷之?后,才能给王妃答复。”

    虽然顾砚书不?知道一个书房而已,兴仁为什?么?不?敢自己做主,但也?不?会在这种小事上去为难他,只不?甚在意的摆了摆手:

    “行,你去吧。”

    顾砚书这样的态度也?让兴仁松了口?气,向顾砚书微微拱了拱手,便从?房间?中?退了

    出去。

    从?其离开的方向便不?难看出,应该是去书房找秦戮了。

    兴仁离开之?后,顾砚书又在一旁的箱子之?中?随手抽了一本?账册出来,漫不?经心地翻看着。

    翻了没两页,顾砚书忽然便想到了今日再回门之?时,他与顾砚礼的一次谈话。

    当时秦戮说想去顾砚书的院子看看,但顾砚书与顾砚礼都能看出来,那是给他们兄弟俩说私房话的时间?。

    顾砚礼也?恰好有些话想要与顾砚书单独说,自然也?就不?会推辞秦戮的好意。

    “你与厉王殿下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是你主动的?”虽然心中?早就已经有了答案,但在兄弟独处的时候,顾砚礼依旧忍不?住再次向弟弟确认答案。

    “嗯,没错,是我主动的。”顾砚书不?是扭捏的性子,做了就是做了,很是大方地承认了。

    “你考虑过以后么??”顾砚礼当时的脸色有些难看。

    似乎是想要发火,但是又有些舍不?得,只能强压下心中?的怒气。

    “以后?大哥是指哪一方面?”顾砚书像是没有察觉到顾砚礼心中?的怒火,只轻笑着询问。

    “其他的咱们都可以先不?考虑,但你考虑过以殿下的身?份,以后府内不?会只有你一个人么??你身?为男子不?能生育,以后若是新人进门,你该如何自处?”

    顾砚礼声音有些发冷,或许他更想说的是以色侍人者,色衰而爱弛。

    但想着顾砚书是他的亲弟弟,到底还是将这辱人的话语给咽了回去。

    可就算是话说的再委婉,这话语中?的含义依旧是同?一个意思。

    “如何自处?大哥大可不?必有这样的忧虑。”

    然而顾砚书却?不?想顾砚礼所想的那样有所担忧,反而是轻轻笑了笑:

    “先不?说会不?会发生大哥所担忧的事,就算是发生了,我也?不?会如同?大哥所想的那样,在王府的后院蹉跎岁月。”

    “什?么?意思?”顾砚礼完全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一时间?脑子甚至没能跟上。

    “意思是君若无情我便休。若真有大哥说的那么?一天,天高地远,总会有适合我的地方。大哥刚刚也?说了,我是男子。这一点并

    不?会因为我嫁给王爷有任何改变。”

    虽然顾砚书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脸上笑意淡然,就连语气也?十分平淡,但顾砚礼却?能够从?中?听出他其中?的坚定与认真。

    看着顾砚书此时的神情以及眼神,顾砚礼才发现,现在的顾砚书早就已经不?是他记忆中?那个做事不?考虑后果,只知道一味逃避的模样了。

    现在的顾砚书,很清楚自己做的每一件事,也?考虑过最坏的后果,根本?不?需要他有任何多余的担忧。

    虽然在意识到这一点后,顾砚礼的心中?很是挫败,但这也?同?样让他放下了心中?一直以来的忧虑:

    “既然这样,那我便放心了。”

    顾砚书给顾砚礼说的话看似无情,却?也?是他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他从?来都是一个走一步看十步的人,这一点早在洞房之?前,顾砚书便已经考虑过了所有的问题。

    他喜欢秦戮,既然有机会与其在一起,顾砚书便不?会放过。

    顾砚书自认为有把握在与秦戮在一起后,便抓住这个人的心。

    但如若是真到了顾砚礼所说的那么?一天,他依旧没有得到秦戮的心,那么?顾砚书便会选择放手离开。

    在现代生长出来的灵魂以及顾砚书本?人的骄傲,都注定了他不?会愿意与其他人共享。

    他也?不?会因为选择了雌伏在秦戮身?下,便从?此依附秦戮而活。

    男子汉顶天立地,离了情爱,他同?样也?能够活的很好。

    上辈子他一辈子都没有拥有过爱情,不?也?同?样从?刀光剑影以及异能者中?杀出了一条血路,创造了自己的商业帝国?

    只是在这皇权当道的社会,真到了那么?一天,想要脱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也?需要早做打算……

    就在顾砚书陷入沉思之?时,去而复返的兴仁打断了他思绪:

    “王妃。”

    “嗯?”顾砚书扬了扬下巴,示意兴仁直接说结果。

    “王爷允了,这些东西属下现在便让人过来搬?”

    不?知为何,兴仁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稍稍有些古怪。

    虽然不?知道兴仁为何会用这样的语气,但这都不?在顾砚书的考虑范围之?

    内:

    “搬吧。”

    随着顾砚书点头?,门外便立刻走进来了几名小厮,将刚刚才抬进屋内的几个木箱又重新抬了出去。

    顾砚书恰好也?想看看秦戮给他安排的书房在什?么?位置,便一起跟了出去。

    待到到达目的地之?后,顾砚书突然便明白为何刚刚兴仁的语气会那么?古怪了——

    秦戮竟然将自己的书房,分了一半给他!

    作者有话要说:叮咚,由咕咕快送配送的二更已经到达。

    顾砚书:待我给自己留一条后路,重新创造一个商业帝国!

    秦戮:谢谢王妃辛苦赚钱帮我养军队!(*^▽^*)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29013271个;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