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王妃他富可敌国,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免费阅读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

    “哦?恩人?”

    袁郁?f嘴角微微上扬,那双撩人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萧逸,看的萧逸一阵胆寒。

    完了,光顾着把许函遥这人赶走,忘了自己面前这人是比许函遥可怕千倍万倍的野狼,虽说许函遥狠,但是他也只算是人工饲养的家狼而已。

    “谢……谢谢你啊……”萧逸哆哆嗦嗦地说完之后,立刻放下了袁郁?f的手别别扭扭地说,“我……我会报答……你的……你说……说吧,要多少钱……”

    袁郁?f一把拉着萧逸的手微微笑着说:“行啊,现在报答吧。”

    萧逸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袁郁?f给拉出宿舍了,李原易和祁阳站在宿舍中央看着一眨眼就没影的两人,面面相觑。

    袁郁?f这人,许函遥都干不过他,何况祁阳和李原易这只瘦猴子。

    看着宿舍紧闭的大门,这两个人立马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各做各的事情,倒是祁阳心里微微有些担心萧逸,也不知道这位大爷明天能不能完好无损地回到宿舍……

    萧逸一边被袁郁?f拉下楼一边叫道:“*,袁郁?f你干嘛?转个钱不用去银行!”

    袁郁?f的手力气很大,一路上捏的萧逸手腕发疼,萧逸都害怕下一步就被这人把他这细手腕给捏的粉碎。

    “*,袁郁?f*放手!”

    “你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的?老子让你放手啊!”

    “袁郁?f!袁老大!袁大哥!您到底要带我去哪?”

    眼看着袁郁?f把他拉到学校对面的宾馆那里,萧逸吓得后背直冒冷汗:“袁……袁老狗!这不是银行!*大白天的到底要干嘛!你还在记仇吗?我帮你洗衣服还不成嘛?不就一个大脚印子嘛!”

    看着袁郁?f丝毫没有理回他的意思,而且直接推开人家宾馆的门带着他几步走了进去,萧逸不是傻子,他不是看不明白袁郁?f想干嘛。

    “袁郁?f*还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不就是救了我一次吗?不对,不就救了我两次吗?用的着用这种方式……”

    都没等萧逸话说完,袁郁?f手一伸说道:“身份证。”

    “哦。”萧逸骂的起劲,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等那前台的姑娘把袁郁?f和他的身份证又递回来的时候,萧逸突然懵了:*,我刚才是不是助纣为虐,不对……助纣为娼了??????

    袁郁?f带他开房,他很配合的给了身份证?

    在萧逸深深陷入这种难以置信的羞耻感的时候,袁郁?f已经拿着房卡和两张身份证直接带他上了三楼。

    “喂,袁郁?f!你带我开房就算了!*把我身份证还给我啊!”

    看袁郁?f这架势,是要把他身份证没收了啊?

    他萧逸什么没了都没事,就身份证不能没了啊!这他妈以后带妹子开房没身份证怎么成?

    站在门口抽烟的许函遥有些惊讶地看着吵吵闹闹出电梯的这两人,萧逸一看见这人吓得往袁郁?f身后一躲:*,冤家路窄不是没有道理啊,之前才刚见过没一会儿,现在他妈的怎么又在这里遇见了?

    “哟,我的小宝贝在这里啊?”

    许函遥之前被袁郁?f泼了一身水,他刚洗完澡就随手披了一件睡袍在身上,萧逸在袁郁?f身后闷闷的骂道:“大夏天穿睡袍,也不怕捂出痱子来。”

    许函遥把烟头踩灭了之后笑眯眯地走上前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故意把我的小宝贝给送过来?萧小猫,别躲了,我看见你了。”

    萧逸才不管许函遥看见没看见呢,即便看见了又管他屁事。

    可能是许函遥说话的声音被听见了,一个穿着吊带睡裙的美女走了出来说道:“函遥~你在外面干嘛呢?”

    那美女胸前若隐若现的深沟让萧逸忍不住嘀咕起来:“许函遥个老流氓,狗改不了吃屎。”

    袁郁?f看着自己的房间跟许函遥的房间正好是隔壁,连理都没理会许函遥,直接拉着萧逸刷了房卡进了屋。

    萧逸本来还想吐槽一下许函遥来着,结果被袁郁?f一股大力一甩,后背直接撞到了门上疼的他直叫:“袁郁?f*……唔……”

    袁郁?f把萧逸压在门背后直接就亲了上去,萧逸连反抗都不愿意反抗,跟袁郁?f反抗的下场他不是不知道,压根就没多大用,他又何必费这个力气。

    索性本着“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心态的萧大公子伸手搂住袁郁?f的脖子迎合着他这个吻。

    一开始吻的还热情似火,就在萧大公子快要沉沦在这个温柔的吻里的时候,袁郁?f一口咬下去疼的萧大公子叫了起来:“*!袁郁?f你属狗的啊!怎么乱咬人!”

    学校附近的宾馆就是这样,隔音效果差,许函遥脸色难看地坐在床上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不管跪在地上的女人嘴巴多么地卖力的想要讨好这个有钱的富二代,可他就是硬不起来。

    袁郁?f揪着萧逸的头发逼迫着萧逸抬起头看着自己:“不是说要报答吗?用身体报答吧。”

    这种卖身报答的桥段不是只有漫画小说里才会有吗?现在扫黄这么严重,电视里面都没有这老套的桥段了,袁郁?f这疯子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他妈精虫上脑啊?

    萧逸趴在门背后嚷嚷道:“袁老狗!老子给你钱!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还不成嘛?当保护费行不行?!”

    在那硬邦邦的东西抵在自己身后的时候,萧大公子还抱有幻想的想让袁郁?f回心转意。

    但这个显然*不到袁郁?f,现在把萧逸吃的骨头渣都不剩才是袁郁?f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轻点儿!”

    “疼疼疼疼!你慢……大哥!我错了……舒服舒服舒服死了还不成嘛?”

    “什么叫别人听的见……啊哈……啊……快……快……太快……”

    “最喜欢你……最喜……哈啊……最喜欢你了……满……满意了吗……”

    “太大……太大了啊……哈啊……啊……”

    许函遥从来没有想过萧逸浪起来有这么浪,隔着一个墙面都能听见萧逸的□□声,跪在地上的女人惊喜地发现许函遥硬了,刚刚还怕许函遥对她提不起兴趣,没想到这还是能硬的嘛。

    许函遥嘶哑着声音盯着地上的女人说:“滚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