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王妃他富可敌国, 第18章 第十八章免费阅读

第18章 第十八章
    萧逸一度认为自己的酒量非常以及无敌的好,那是因为每次祁阳给他叫酒的时候,都会挑度数最低的酒过来,萧逸这酒量是高是低,萧大公子自己没有一点自觉性,但这几斤几两却被自己这两位老铁摸得一清二楚。

    大学第一天,学长们请新生吃饭,萧逸就是喝了一小杯浓度较高的白酒,然后撒着欢儿地跑到酒店门外,一脸傻缺样地抱着正要进来的人就亲,亲也就算了,还要脱人家衣服,结果还是酒店的服务员把萧逸活生生地给拖回到他们酒桌上,让他们看好这位别影响他们做生意。

    就这事闹得他们之后只要一带萧逸喝酒,就各种的法子不让他喝醉,没想到他们这样竟然给了萧大公子酒量很好的错觉,而这种错觉终于让他吃了一个人生中最大的亏。

    看着萧逸醉眼朦胧的往他身上靠的样子,袁郁?f把他手里的酒瓶子抽了出来说:“我以为你酒量很大。”

    萧逸一听袁郁?f这是瞧不起他啊,立马不乐意地叫起来:“谁说我醉了,老子还能喝,你怎么不喝啊你,袁老狗你是不是当我瞎,看不出来你醉了。”

    萧逸说完,还要拿一瓶酒往嘴里灌,袁郁?f没有办法,只好耐着性子把那酒瓶子又抽走了:“萧逸你醉了。”

    萧逸被袁郁?f弄得有些火大,他死命地拍着桌子叫起来:“老子他妈没醉!”

    “是嘛,没醉的话过来。”袁郁?f像唤小狗一样地对萧逸勾了勾手指。

    “干嘛?”

    感觉有好多的袁郁?f在自己眼前晃啊晃啊,每个袁郁?f都那么好看,搞得萧逸都不知道选哪一个好。

    “过来……”

    袁郁?f的话就像带了磁性一样,无形中吸引着萧逸,让他乖乖地凑了过来:“你干……唔……”

    萧逸的话还没说完,袁郁?f喝了一口酒往萧逸嘴里渡了过去:“不是要喝酒吗,我喂你喝。”

    袁郁?f身上有股很好闻的香水味,闻得萧逸晕晕乎乎地笑了起来:“袁郁?f,你长得那么好看干嘛?长得好看当……当饭吃啊?”

    “对啊,当饭吃。”

    萧逸神志不清地搂住袁郁?f的脖子,就这么直接跨坐在他大腿上低头吻住了袁郁?f那湿润的嘴唇。

    “袁郁?f……我还挺喜欢……你的……脸……”

    袁郁?f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手脚不老实,嘴巴却很实诚的萧逸,搂住他的背直接把他压在了沙发上。

    既然那么想要,那就满足好了,到嘴的羊羔不吃,袁郁?f会觉得自己是个傻子。

    看着萧逸迷迷糊糊中“好大”“好爽”这么没羞耻的叫着,袁郁?f都怀疑这醉鬼明天到底还记不记得今晚发生的事情。

    萧逸原以为醉酒之后,只会觉得头疼,可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从宿舍床上起来的时候,带着他的腰和下半身像是撕裂一样地疼痛。

    萧逸艰难地撑着腰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祁阳和李原易两人睡得跟死猪一样,估计是通宵一宿太累了,这一觉睡得八成一时半会醒不了了。

    “*,这也太痛了。”萧逸感觉自己现在真的就像被分成了两半一样,“我昨晚跟人打架了么?怎么就浑身酸痛成这样了?”

    萧逸皱着眉头努力回想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恩……开车……校花……电话……电话?

    “*!”

    萧逸一拍床,把祁阳吓醒了,但祁阳也只是一脸茫然地坐了起来,四处看了看之后又躺下继续睡了。

    电话之后是……

    袁郁?f????

    好像跟袁郁?f签了什么鬼契约来着……然后喝酒……对……喝酒……喝酒之后到底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萧逸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记得之后发生了什么。

    袁郁?f推开宿舍门的时候,有些意外地看着萧逸说:“醒了?”

    “你瞎啊,我没醒坐在这儿干嘛?梦游啊?”

    这种全身酸痛的感觉让萧逸现在心情差到了极点,不爽!很不爽!到底之后发生什么了?怎么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袁郁?f把手里的塑料袋往萧逸床上一扔,萧逸伸手一接的时候,正好扯到后面的伤口,疼的他龇牙咧嘴地叫起来。

    “这什么东西?”萧逸从塑料袋里拿出了一管软膏问道,“没事给我买这个干嘛?”

    “涂啊。”袁郁?f指着桌上的一袋吃的说,“你买的?”

    “不然呢?难不成田螺姑娘给你送的啊?话说袁郁?f你给我买药膏干吗?”萧逸盯着手里的药膏,什么消炎止痛乱了八糟的,不知道袁郁?f买这个到底什么意思。

    “涂哪?”萧逸一脸茫然地看着袁郁?f,还没等袁郁?f开口,他立刻叫起来,“你*啊买这个给我?我不是痔疮我不要!”

    “已经肿了,得涂。”

    萧逸完全不理解袁郁?f怎么可以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地跟他聊菊花问题的,而且这又不是他的菊花,他那么关心干嘛?

    “我不涂,打死也不涂!”萧逸想想自己拿药膏涂后面,就光这么想想都觉得自己真的太像*了。

    “你不涂,那我帮你。”

    袁郁?f作势就要上萧逸的床,萧逸急的拿着药膏指着袁郁?f叫起来:“你别上来,你要上来我就喊了啊!我我我……我真喊了!”

    “不让我上来,你就自己涂。”

    萧逸不明白袁郁?f怎么死揪着这个不放了,他没好气地叫起来:“我涂不涂是我的事情,你管那么多干嘛?袁郁?f你是我爹你还是我妈啊,管那么多不累吗?”

    袁郁?f倒是也不生气,他拿起桌上的纸抖了抖说:“不好意思,我现在是你主子。”

    萧逸难以置信地看着这张纸上签的自己的名字,这不是昨天晚上袁郁?f写的那张纸吗?

    *!我怎么会在上面签我的名字了????

    看到这个名字,萧逸脑海里突然闪现了零零碎碎的片段出来——

    “爸爸艹我,爸爸用力点儿……”

    “我签,我签还不行吗,你快点儿进来……”

    “啊,不要,啊哈……要来了……”

    “我还要,再来一次嘛……”

    ……

    *,****????????

    这他妈都是什么鬼记忆!!!!!!!!!

    隔壁的加菲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