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王妃他富可敌国, 第13章 第十三章免费阅读

第13章 第十三章
    隔壁的加菲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祁阳拖了一个凳子坐在萧逸旁边,拿着本薄薄的小册子就开始给他扇风:“萧大爷,您大不了求求袁郁?f呗,那位好像是论文生产机,写论文不仅快质量还好,咱拉下脸面总比挂科好吧?”

    “什么?”萧逸瞪圆了眼睛指指自己又指指袁郁?f的空座位说,“你让我求他啊?做梦呢吧?”

    “萧老大,您到时候要是挂科了,那才是真的醉生梦死了。”

    李原易的一句话一下子戳中萧逸的心窝里去了,确实啊,他要是真挂了没学位证了,他就可能得面临露宿街头的危险了。

    “所以按我说的啊,您还是放下面子求求人家吧。”

    祁阳唯一能想到的也就这个办法了,中外文化史那老师摆明了是要整萧逸,谁能在两天时间里赶一篇高产论文出来?而且还根据论文质量给平时分,这不是要把萧逸往死里搞还是什么?

    “那凭什么我没来上课就没平时分,袁老狗没来上课就没事?”萧逸因为太过愤慨这世道的不公平,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已经走进来的袁郁?f和对他挤眉弄眼的祁阳。

    “因为我大一的时候我们专业修过那门课。”

    袁郁?f突然从他身后冒出来的声音吓得萧逸脖子一缩,什么鬼?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祁阳对萧逸不停地使眼色示意他去求袁郁?f,可萧逸摆出一副“我不去,死活不去”表情,让祁阳突然有一种“皇上不急,急死太监”的感觉。

    祁阳比划了个嘴型说:“你快点儿。”

    萧逸叹了口气,看看袁郁?f的侧脸,然后不情不愿地走到袁郁?f旁边说:“喂,你有空没?”

    “怎么?要跟我*?”

    袁郁?f的一句话让不远处正在喝水的李原易一口水全部喷了出来,祁阳是见怪不怪了,毕竟两人都那什么过了,可李原易压根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之前袁郁?f也跟他说他不喜欢肢体接触了,所以李原易是真的很难把这句话和袁郁?f这个人联系起来。

    祁阳心惊胆战地对萧逸比划着“息怒息怒”的动作,他真怕萧逸那臭脾气甩手就走了。

    萧逸深深吸了两口气之后,才挤出一个难看的不能再难看的动作说:“求你个事。”

    “资产阶级是要收费的。”

    袁郁?f冷冷的一句话快把萧逸给逼到爆炸了,祁阳揪着李原易的衣服不敢看那两人,总觉得马上要爆发世纪之战了。

    萧逸咬牙切齿地看着袁郁?f说了声“我付”,实在没有想到这人心眼跟芝麻粒儿一样大,就他在ktv里面损他那么一下,至于记仇记到现在吗?

    “挺贵的,我怕某人跟今天一样赖账。”

    袁郁?f笑眯眯地放下手机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萧逸,嘿,又炸毛了。

    “我不会赖账的!”

    萧逸快要到极限了,袁郁?f现在只要再调侃他一句,他甩脸就要走了。

    不过袁郁?f的话倒是让李原易和祁阳一愣,萧逸这种撒钱不眨眼的人,竟然还会赖账?

    不知道为什么,祁阳脑补出一个画面:袁郁?f坐在床上手一伸对萧逸说“给钱”,萧逸裹紧了被子说“不给”。

    “嘿嘿嘿嘿……”

    祁阳自己想着想着想乐呵了,一个人开始傻笑起来,结果宿舍仨人像看智障一样看着他,还是李原易一脚往祁阳凳子上一踢,把祁阳给踢回了神。

    “你搁那儿笑啥呢?”

    祁阳看他萧老大的脸都黑了,立马摇摇头说:“没有没有,面部肌肉疼,我舒缓一下。”

    “要写什么论文?”袁郁?f把电脑打开看着萧逸问,“麻烦到时候钱打到支付宝上。”

    “给给给,我他妈给你就是了。”

    萧逸真觉得自己是遭报应了,当初怎么就摊上袁郁?f这货了?

    “写什么?”

    萧逸看着袁郁?f电脑桌面上打开的word文档,半天没想起来要写什么东西:“中什么玩意儿的,祁阳,那老师让我写什么论文来着?”

    “中外文化史有关的论文。”

    “你也听见了啊,我就不重复了啊。”

    “什么时候要?”

    “后天……”

    要不是那么赶着要,萧逸早花钱求别人写了,他是打死也不会拉下这个脸求袁郁?f的。

    “行。”

    虽然袁郁?f答应了,但是萧逸现在心情怎么那么不爽快?

    毕竟是萧逸求人家办事,为了未来着想,萧逸也只好开始装起了孙子,给袁郁?f端茶送水取外卖,虽说是祁阳代的手,但是好歹也是人萧逸的一片心意,袁郁?f也就笑笑没再说别的。

    袁郁?f这个论文生产机的头衔,还真不是盖的,晚上10点多的时候,萧逸看他已经把论文写了三分之一了,这才过了三、四个小时而已。

    按常理说,萧逸他们这个点要么在宿舍外面浪,要么就窝宿舍里在打游戏,今天这几个格外乖巧地连一点点声响都没敢发出来,就祁阳中途戴个*打游戏,键盘敲得“啪啪”直响,后来被萧逸一顿骂之后,他也就没再继续下去了。

    涉及到钱途的事情,一点都不得马虎,那仨人秉着“学习的时间不能去打扰”的原则早早地爬上了床,萧逸坐起来看了看袁郁?f,然后摇摇头又躺了下去。

    半夜天气转凉,那风一吹,活生生地把萧逸给吹醒了,宿舍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袁郁?f关了,那两个废柴躺床上呼噜打的震天响,只有袁郁?f的书桌那边还亮着灯。

    萧逸看了看手机,都快三点了,这人还没睡啊?心有愧疚的萧某人从床上爬了下来走到了袁郁?f身后:“还不睡么?这个也不急着立刻交啊?”

    袁郁?f桌上的咖啡好像还是刚泡的,杯子口仍冒着热气,因为熬到现在,眼睛都有些泛红:“写完就睡了。”

    过意不去的萧逸拖了个凳子坐在袁郁?f身旁,看着好像已经快写完了。

    “不急着交,那么急着写干嘛?”

    “收人钱财不得好好办事吗?”袁郁?f看着萧逸,笑眯眯地逗着他说。

    “你也不缺钱吧?”

    萧逸看袁郁?f身上穿的,用的,那些东西也都不便宜,估计论家里条件,可能跟他家都差不多了。

    袁郁?f没有回答他,看着屏幕敲下最后几个字之后,说了一声:“好了”

    “写完了?”

    萧逸觉得他这辈子都成不了袁郁?f这样的人,这种写论文速度真不是正常人能有的。

    “要是感谢我的话,就陪·睡吧。”

    看着袁郁?f那欠扁的脸,萧逸给他翻了个白眼说了声“做梦”,然后就爬*去了。

    但是萧逸很明显嘀咕了袁郁?f的那种厚脸皮的程度,所以当萧逸感觉不对劲的时候,袁郁?f已经长腿一跨,从自己的床上翻到萧逸床上来了,他把萧逸搂在怀里轻声说:“睡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