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王妃他富可敌国, 第11章 第十一章免费阅读

第11章 第十一章
    隔壁的加菲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萧逸尴尬的看着这两人,心里想着:*,这种活像见家长的气氛是什么鬼。

    陆笑笑看萧逸半天没说话,以为萧逸看不起她们,于是她皱了皱眉看向袁郁?f问:“?f?f,你这新宠什么情况。”

    袁郁?f看了一眼萧逸,想都没想地说:“哦,他颜……”

    还没等袁郁?f把话说完,萧逸立马“咳咳”咳嗽了几声,打断了袁郁?f的话。

    “我眼睛不好使,看不清人,你好啊,我叫萧逸。”

    袁郁?f怪异地看了一眼萧逸,不太明白萧逸为什么突然要把话题转移了。

    因为实在是不愿意跟袁郁?f有关的人打交道,萧逸呆了一会会就没忍住,跟他们说了声去厕所,然后就溜出去了。

    他很想现在扭头就走,可是一想到自己一大堆把柄在袁郁?f手里,他也只好乖乖地取了个折中的办法,能避开他就避开了,他萧逸惹不起袁郁?f难道还躲不起嘛。

    陆笑笑看着推开包间门出去的萧逸,然后有些难以置信地举着话筒对袁郁?f说:“少年,麻烦说出你的故事。”

    余启言笑眯眯地拿着爆米花往袁郁?f身上一砸说:“袁郁?f,我还不知道原来你喜欢那类型的。”

    “呵,当时他说新宠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什么呢。”陆笑笑咂了咂嘴,亏她跟余启言特地跑过来就想看看那所谓的新宠到底是哪个阿猫阿狗。

    “不是挺可爱的嘛?”袁郁?f走到余启言面前,拿起几个爆米花往自己嘴里一塞,“不可爱吗?”

    陆笑笑擦擦额头上的汗,敷衍地应付道:“可爱可爱可爱,比你上任旧宠可是可爱了不知道几万倍了。”

    一想到袁郁?f的旧爱,陆笑笑立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现在想想都怕。

    袁郁?f看萧逸半天没回来,以为他逃跑了,所以立马走了出去想把他揪回来,因为不是什么休息日,ktv里的人本来就很少,袁郁?f急匆匆的在厕所找人的样子反而引起了一些人的侧目。

    他想萧逸应该胆子还不至于大到推门就溜的程度,可是现在好好一个大活人,可袁郁?f死活找不到,这真的快气的袁郁?f头疼,在袁郁?f刚准备问服务员有没有看见萧逸的时候,他在自己包厢不远处的包厢里,看见了躺在空包厢沙发上睡觉的萧逸。

    萧逸可能确实是累了,昨天晚上被他折腾了半宿,今天上午也就睡了两个多小时又被袁郁?f给差遣了过来,他随便找了个包厢往沙发上一躺就睡了过去。

    袁郁?f蹲在萧逸身旁,看着萧逸睡熟的样子,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萧逸的脸。

    清醒的时候就像个小狼狗,逮着谁都咬,没想到睡着了,倒是乖巧的跟个小绵羊一样。

    袁郁?f看着萧逸难得的乖巧,于是托着腮就这么在他身旁静静地看着他,对待小狼狗的方法,就是以暴制暴,你只有比他厉害了,你才能驯服他,对待小绵羊的方法,就是待之以温柔,只有这样才能很好的把他留在身边。

    每一种动物有每一种动物训练的方式,对于袁郁?f而言,驯服萧逸,他也有他自己的办法。

    袁郁?f看着萧逸,突然有一种驯服他遥遥无期的感觉,这人太难控制了,可越是这样越是能激发袁郁?f的占有欲。

    袁郁?f给余启言他们发了条信息说有事先走了,然后就把他们打发回去了。

    因为萧逸呆的是空包厢,所以当服务员打开包厢门,看见一片黑暗中两个人形的时候,他吓得一哆嗦以为自己今天撞鬼了,袁郁?f起身走上前制止了要开灯的服务员,他把门关上然后走了出来问:“有什么事吗?”

    服务员一看原来那是个人,那吓坏了的心才得以稍微平复了些。

    可这人未免也太奇怪了些,这是ktv,而且还是个空包厢,能没有事吗?这也不是他们家,人也得来啊,看那两人也好像没去前台开这个包间,服务员错以为袁郁?f和里面躺着的那人是过来ktv占便宜找个睡觉地方的,所以他态度有些不好地说:“先生,这个包间已经被人订下了,麻烦您赶紧和里面那位先生离开这里。”

    袁郁?f透着门上的玻璃看了看睡得正熟的萧逸,然后又转头看向了服务员说:“这个包间我包了。”

    “可是?”

    “没听明白吗?这包间我包了,你让订这个包间的人到别的包间去。”

    袁郁?f那强大的气场让服务员愣了半天,过了良久才反应过来,连忙点点头带着袁郁?f去了前台。

    萧逸不知道他睡了多久,反正就是睡得他萧大少爷神清气爽,当他满足的伸了个懒腰睁开眼的时候,正对上的是袁郁?f那张好看的脸庞。

    “呵呵,这噩梦做的。”萧逸自言自语了一句后,闭上眼睛侧了个身继续睡,当他发现手下触感不对的时候,萧逸突然明白过来,这他妈原来不是做梦啊。

    袁郁?f勾着唇角,有意思地看着“蹭”地从他腿上坐起来的萧逸问:“还害羞了?都摸过多少次了,难道到现在还没有彼此熟悉吗?”

    萧逸看着袁郁?f那贱样,突然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早知道刚刚就该装作睡着了然后一把掐断袁郁?f才对,就该让他尝尝当太监的滋味,不然整天还当自己是个皇帝耀武扬威。

    “萧逸,你既然能让他硬起来,你现在是不是该对我负责?”眼看着萧逸要逃走,袁郁?f揪着萧逸的衣领就给他提了回来,“好歹也给你当枕头让你垫了那么久,不知道感恩就算了,这跑走就不对了吧?”

    “负*责任,被捅的是老子,怎么不见得你对老子负责啊?”

    萧逸越想越来气,现在他看袁郁?f都有种这人是碰瓷的感觉,萧逸是怎么想怎么有种自己被讹了的感觉。

    “我没说不对你负责啊,我这不好好对你负责呢嘛。”袁郁?f捏着萧逸的下巴逼迫着他仰起头看着自己,“还有,不要成天一副怨恨的表情看着我。”

    萧逸翻了袁郁?f一个白眼,不对他摆出怨恨的表情,难不成他萧逸还要摆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对袁郁?f说“谢谢你,袁郁?f,谢谢你*”?

    袁郁?f敢听,他还不敢说。

    袁郁?f凑在萧逸耳旁笑眯眯地说:“你明明自己也很舒服不是么?”
为您推荐